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蚩夭夭!》。

小鱼儿望着滚滚江流,更是兴高怕被他们发现,也不是没有时间

袁十三似乎還想跟桑原說些什么。

不過,轉念一想,還是將已經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隨著袁十三離開。

黑暗聯盟與井家時隔多年,再度結成聯盟。

此次,他們要對付的人,看似十分簡單。

但能夠讓井潤澤吃癟的人,想來也不會太無能。

雖然桑原一直也看不上井家所謂在魔都橫行的親衛隊,但他們也實打實的算是有些功夫。

輕敵這種大忌,桑原還是不會犯的。

...

...

云城,乘云集團內。

林洛回到辦公室后,就直接與洛傾世視頻了。

洛傾世還在納悶兒,為何今天林洛會忽然聯系自己。

雖然平日里,她也不怎么愛化妝,但看到林洛的信息,還是忍不住補了些淡妝。

“這么著急找我,是與井家的對壘,不太順利嗎?”

洛傾世一直在暗中保護著林洛和柳煙云。

她也自然知道,這些時日在魔都發生的事情。

再加上,井家已經開始明面上與柳家為敵。

她自然不會不知。

“洛總,井家發力的速度,要比我想象中的快一些,眼下,我們柳家需要些幫助。”

不知怎么得,林洛與洛傾世之間,似乎并沒有向其他幾個未婚妻一樣難以開口。

也許是洛傾世為人處世與自己有些相似,或是她的身上,頗有些軍中風采。

故而,在與她交往時,林洛也并沒有什么避諱,都是有話直說的。

“呵,都這個時候了,你終于想到我了。”

洛傾世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眼前這個男人,還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倔強太多。

不過,自己作為龍門中人,林洛的指令,既是命令。

更何況,這兩年來,自己早早就看那井潤澤不順眼,想要收拾他一番了。

“畢竟,我眼下能夠找到的合作人,也就只有洛總你可以與井家抗衡了。”

“呵,瞧你這話說的。其實,諸葛家就已經足夠與井家抗衡了,只不過韻妹妹平日里低調慣了,這才讓那井家如此耀武揚威的。不過也罷,這次我出手,定然要讓那井潤澤學的乖一點,不要動不動就打我們帝都生意的算盤。”

“原來...諸葛家在魔都,竟然有這么大的財力嗎?”

林洛聞言的確是有些尷尬。

一來,是自己有些輕視了諸葛韻和諸葛家的實力。

二來,自己對于龍門的情況,也并非是完全了解。要不是那老頭子非要讓自己重新掌管龍門,自己才懶得去管這些瑣事。

“那是自然,話說,這次你和柳妹子在魔都遇險,韻妹妹可是自責的很。你可倒好,也沒好好安慰人家韻妹妹一下,就匆忙離開了。直到今天,韻妹妹還愁眉不展的。”

“嘶...這...我們并沒有責怪諸葛姑娘,我也當面跟她道謝了。她為何還會這么不開心啊?”

面對這個鋼鐵直男,洛傾世瞬間血壓飆升。

“喂,林洛,你也太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了吧。韻妹妹這次可是小,而且一贯对核设施管理稀烂,地震海啸什么的常常有,不时就搞得出现核泄漏事故,更可怕的是还不负责任的把核污染到处乱排放,以邻为壑。

必须优先处理。王泱皱眉道:“那能把碰鸡国的那个聚变永磁聚合仓关闭了算了吗?”楠莉道:“可以的,只需要设定关闭程序,十天左右就能结束聚变反应,三十天完成冷却和燃料清理。然后就可以直接废弃了。”王泱道:“很好,就这么办,最好设定三十天后自毁。”

好在辉汉与碰鸡之间的海域没有被核武器照顾到,核辐射并不强,否则还要额外的付出能量给楠莉加个防护罩。

但考虑到楠莉难以承受长途坐剑海上旅行,王泱给玄天提供了一些能量,玄天能量化后速度飙升,一个小时就越过了海域。

到了陆地之后,解除了能量化,丝毫没有帮助碰鸡国的幸存者的想法,按照地图直奔碰鸡国本岛东岸的聚变能源中心。碰鸡国的副岛聚变能源中心并没有一座城市与之配套,员工都是住在附近的城市。所以没有必要从海上绕道。

王泱取出规模扩大了几十倍,已经有篮球大的休眠纳米金蝉蛊集合体,然后蛊母之王激活了她的子民,金色的球体渐渐雾化消失,一团一团的金雾开启猎食模式。

王泱预计半小时可以解决问题,结果一个小时之后,蛊母之王还是没有收到战斗结束的信息。

王泱知道事情有变,吩咐楠莉和白猫一家在原地等待,召回几团金雾保护她们。坐剑进入尖顶的碰鸡国风格聚变能源中心,没多久就在工程机器人充能中心,发现纳米金蝉蛊正在围着一团浓郁的黑色液体状物质,运用法眼观察,是一种没见过的变异纳米机器人。

玄天飞过去圈来一些,王泱控在手心仔细观察,这种纳米机器人翅膀和头部的结构可以结合成为一个护盾,完全包裹身躯,防御力不错,纳米金蚕蛊像狗啃乌龟壳,一时难以得手,虽然围攻不停,战果有限,只有耗尽了防御型纳米虫的能量,才能得手。估计要彻底吞噬完,需要很长的时间。。

好在这种防御型纳米虫数量虽多,却被金蚕蛊围攻挤压成液状聚集在一起,悬浮在空中。王泱直接让玄天出手,紫光飞舞,恶心的黑色液体被渐渐消灭。纳米金蚕蛊和防御型纳米虫纳米级的纠缠,以玄天的高超的微操,也不可避免的波及围攻的纳米金蚕蛊,一些金雾被一起消灭了。

蛊母之王委屈的向王泱表达抗议,王泱给它一丝生命能量作为补偿,它立刻高兴的表示它孩子很多,区区误伤毫无影响。

一切安全,楠莉和白猫一家进来,楠莉的碰鸡语造诣也不差,很快就根据大厅的光屏上显示的聚变中心通道示意图找到了总控制室,智能系统一直试图联系碰鸡国的各级授权指挥体系,等候人类的指令,楠莉很轻易的取得了最高控制权,输入关闭和自毁指令。

虽然发生意外被人终止关闭和自毁程序的可能性不大。王泱还是收回金雾,和楠莉在半空看着无数黑雾从新占据了能源聚变中心之后才离开。找了个碰鸡国高档民宅,进去例行休整,只是没有放出金雾出去扩大规模。

本来已经有人要教训他了,问他陵君与寿陵君,饭封禄之粟,而

因為小烺的到來,遲了兩日的西蜀之行終于啟程了。在海靈的威逼之下,北冥烺被迫換上了一套整潔合身的范思哲,雖然還是休閑裝,比他來時的那一身正規太多了。頭發也梳理整齊,用皮筋扎成馬尾狀,看起來不會那么嬉皮士,算是個文藝青年。北冥玄和海靈一身情侶套裝,手牽手緩緩而行,低聲地聊著什么。

小烺只有和西門了凡聊天:“凡叔,你和我小叔為什么會認識?你為什么是和尚?為什么又還俗呢?為什么跟我小叔干呢?…”

十足的十萬個為什么,突然他雙目發直:“凡叔,快看,左邊那個美女,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得去和她打個招呼。”

淡定如了凡,也不得不伸手拉住他:“我們在趕飛機,別耽誤了正事。”

幸好這小子組織紀律性還算強,被了凡扯著脖領子,拖著跟在北冥玄身后。

他一臉堅決,一步三回頭地揮手呼喊:“美女,你好!我叫北冥烺,認識一下,能問問你的手機號嗎!”

北冥玄搖了搖頭,這臭小子,要好好磨礪才行。有小烺的旅程絕對不會寂寞空虛,飛機上高挑漂亮的空姐被小烺忽悠的一愣愣地,對他們四人的服務那叫周到,連小焱都從包里伸出頭來小飲了一杯蘋果汁。小烺對這只漂亮的過分的鳥兒好奇的不得了,可惜小焱對他不屑一顧,他只得又將目標轉回空姐。

“小敏,你們這身衣服還是有缺陷的,別人也就無所謂了,配你的身材容貌就不行了,影響你的絕佳形象,這裙子嫌長了些。”

小敏說:“真的嗎?可是再短就遮不住那個那個了呀?”

小烺搖頭說:“這有什么關系?我們談論的是美不美的問題,這和露什么沒關系,你怕露大不了不穿嘛,對不對。美麗就是要讓人欣賞地,不然不就是暴殄天物了。”

了凡把已經遠離他的身子又向一側移了移,一副我和他不熟的神情,北冥玄和海靈則卿卿我我,置若罔聞。

飛機難得地準點停在了蜀陽國際機場,二輛天玄汽車低調地進入停機坪接走了四人。北冥玄和西門仲聯系后,北冥烺又和他的好友通報了消息,所以西門仲就安排了西門惚和西門悠一同接待。他們在蜀中大酒店為北冥玄一行接風洗塵,西門仲對兩位新人能在大婚之后第一時間來到蜀陽表示歡迎。西門仲論輩分還要比北冥玄高一輩,說明西門世家對北冥玄的到訪是非常重視的。除了和北冥烺同輩的西門惚、西門悠外,還有一對和北冥玄同輩的西門風夫婦相陪,是一對三十歲左右的青年,性情溫文爾雅,待人接物頗為得體。

酒桌上又一次談起西門了凡的身世問題,西門風說:“仲叔回來后,就安排我調查此事。時隔多年,了凡兄弟的尊長又只知道是車禍身亡。二十多年前,正是炎龍社會最動蕩混亂的時候,西門家族有許多長輩被發配到全國各地,至今尚無聯系的有三人。一是近支輝爺爺的三子勤叔,二是旁支用申公的二子長青叔,三是旁支用午公的幼子長松叔。當時只有長青叔已結婚,嬸娘有身孕,所以我們分析…”

西門長青的父母已過世,娘家的人也毫無線索,西門風還趕到西門長青夫婦下放的村莊尋訪。只有一個老者記得,他們問的兩人20年前是在他家居住,來后不久生了一個兒子,半年后一次一家三口出門就再無音訊,留下的物品這么多年也早就尋不到了。如此結局的意思就是無法明確西門了凡的身世,不過西門長青的情況和緣空長老所說的經歷吻合。

西門了凡黯然神傷,垂首不語,北冥玄問有沒有西門長青夫婦的照片。西門風準備的很充分,從手包中取出了二張舊照,一張全家福,一張兩人的結婚照。北冥玄看去,全家福年代久遠,已經模糊不清,不過還是可以依稀辨認。結婚照中女子的臉型和了凡有幾分相似,男子的眉眼和了凡幾乎一模一樣。西門了凡接過照片,一種從內心深處油然而生的悸動激蕩著他的心靈,了凡雙手顫抖,熱淚盈眶。大家默然,沒有證據證明這兩人就是了凡的父母,所以也不知道該怎么勸慰。

北冥玄請西門風再費心核實,西門風立即滿口答應下來,一再保證時日太短,他還會進一步去核實認定。了凡含淚懇請留下這兩張照片,西門風自然沒有異議。

西門仲說:“了凡賢侄不要悲傷,親人雖然暫時沒有找到,但賢侄是我西門一脈無疑的,賢侄只管把西門世家當作本家視之。”

話雖如此,若一直無法確認出生來歷,終歸無法認祖歸宗,故而氣氛沉悶,連小烺他們三個也言語謹慎,不敢放肆談笑。

北冥玄的這次西蜀之行的目的明確,了凡的身世現在雖然沒有確定,但畢竟已經有了眉目。所以北冥玄就將話題轉到西蜀的風景勝地來,這下西門仲等人終于可以岔開沉悶的話題,說些輕松的事情了。

西蜀群山林立,所謂蜀山,并沒有某個具體的山峰稱為蜀山,而是西蜀山脈的統稱。傳統上西蜀省之西習慣上稱之為昆侖山脈,天山、唐古拉山等著名山峰就在昆侖山脈中;西蜀省以東就被稱為蜀山山脈,西蜀最著名的西華山、青城山、常庭山等在蜀山山脈中。東西兩條山脈如兩條巨龍蜿蜒盤旋,連綿不絕貫穿南北,將西蜀省圍在中間,形成了西蜀盆地。西蜀盆地氣候溫潤潮濕,物產豐富,人民富足。在兩大山脈中洞天福地眾多,

找了一個較為隱秘的角落坐下,一刻鐘時間,就已經吸收完了,不過大多都積攢在小洞天中,并沒有急著煉化。

“五千不到,還是有些少啊!”李浮塵感到有些失望,就這點,還不夠塞牙縫呢,因為害怕妖獸發現,還得分心警戒,冒著這么大的危險才只有五千不到的靈石。

繼續前行著,李浮塵倒也不著急了起來,畢竟來了,就要多呆一會,已經做好了呆三四個月的打算,不然對不起跑這么遠的艱辛,只要不被發現就好。

過了半個時辰,在一處分岔口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蚩夭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徐远记

原来

徐远记

七贝勒

徐远记

一溪砂

徐远记

天际驱驰

徐远记

Loeva

徐远记

黑色键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