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要拍了》。

小鱼儿嘻嘻笑道:就算你十七也没关系,永远莫要和女人讨论她”陆小凤道:“但除此以外,他已无路可走了

“關你屁事。”金鏈子像是揮趕蒼蠅一樣,朝著周樸擺擺手,“這是我的。”

“是你的話,里面有什么東西?”周樸相信自己沒有看錯,這小子看樣子想要獨吞。

“憑什么告訴你,你算老幾啊?”金鏈子不耐煩地嘟囔一句,要不是嫌周樸身上有味道,忍不住就要動手。

“這根本就不是你東西,我下一站就下車,我認識她啊,我去還給她。”

“哈,你說是她的就是她的啦?我還說你搶我東西呢!”金鏈子耍起無賴來。

“好,那么公平起見,把這個袋子交給公交司機。”

“憑什么我要聽你的,羅里吧嗦的,臭死人了,趕緊滾開,不然老子對你不客氣。”

周樸見他耍賴又耍橫,很是無奈,明白光靠嘴皮子是沒法說服他了,只得用點強硬手段。直接湊了過去,幾乎臉貼著臉,直勾勾地瞪著對方。

“臭要飯的,熏死人了,滾開。”金鏈子捂著鼻子往里縮脖子,伸手去推周樸。

不過卻沒有推動對方,反而被周樸給頂了回去。

那人見周樸越挨越近,感覺整個鼻腔都快窒息了,惱羞成怒一拳揮了出去,結結實實地打在周樸胸口,本以為這拳會讓對方倒地呻吟,卻發現沒有絲毫效果,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樣。

等他又一拳朝著周樸臉上打去,手指一緊,拳頭被一個手掌包住,手掌傳來巨大力量,越收越緊,疼得他差點叫出聲來,想要掙扎卻怎么都掙脫不開。

周樸抓著他的拳頭在他脖子上一繞,順勢就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整個人都挨了上去,這家伙不是討厭自己身上味道嗎?就讓他近距離感受一下。

金鏈子剛要破口大罵手上傳來劇痛,感覺手指骨頭都要被他捏碎,被緊挨著,那味道直沖鼻尖,熏得他胃里一陣翻江倒海,差點沒把晚飯給吐出來。

“痛痛痛,松手,松手…….”金鏈子受不了這種折磨,只得服軟。

“袋子給我。”

“給給給,快放手,要斷了。要斷了。”

得到袋子的周樸看了看周圍畏懼的眼神毫不在意,在下一站下了車。看著周圍的路燈開始亮起,周樸抓緊時間往上一站跑去。

一路小跑,幾分鐘后,周樸到了站牌那里卻沒有見到那個女孩。只得打開袋子看看有沒有聯系方式。

第一個被拿出來的是一件性感涼薄的藍色泳衣,看到周圍看變態一樣的眼神望著他,周樸連忙收起來,換了一個隱蔽的地方。

第二件拿出的是一本學生證,NK大學,看來那個女孩是個在讀大學生,可是大學校區不在附近啊,難道是在這里工作?

果然抬頭在附近望了一下,這里他還真來過,這里就是那次跟著一對男女撿車厘子經過的地方,東南方就是那個車展中心,女孩好像是車模來著。

第三件東西是一只套著粉紅外殼的手機,可惜需要人臉識別,沒法立刻打開。

接著又翻出一本小說,看上面的封面,像是一本愛情小說,他對這個不感冒,又把書塞了回去。

下面還有一套化妝品,盒子包裝精美,看起來好像價值不菲的樣子。

最底下是個錢包,里面有她的身份證,這才知道這個女孩叫吳霞,才20歲。里面還有幾張信用卡,最里面的夾層了還有一疊人民幣,粗略估計有一千多。

要是把這些東西私吞了,那不是可以提前實現自己二手車的買賣計劃嗎,不用再去鉆那惡心的下水道了。

猛得搖搖頭,周樸用力打消這個心底浮現的念頭,收好東西,往車展那邊走去。

雖然時間到了傍晚,車展卻依舊沒有關門,看門口的牌子,會持續到晚上十點。想到一個女大學生,在這里兼職到這么晚回家,心里就有些暗暗佩服,同時也有些擔心她的安全。

進車展參觀是要買門票的,還挺貴,要兩百一張,周樸想想就心疼,他忍著惡臭,鉆了一天的下水道才賺了三百,進一下車展就要浪費兩百,實在是太虧了。

門口保安捂著鼻子攔著他,差點沒把他當做瘋子趕走,不管周樸怎么解釋,都不肯放他進去。

在門口等了一會兒不見那豐滿的身影,看著時間越來越晚,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最糟糕的情況是要等到10點散場了才能把東西給還回去,那可是要等三個多小時。

有人花錢買時間,有人花時中,衣服飛出,嶄新的衣裙瞬間包裹了她的嬌軀。

這該死的陌涂,竟然趁人之危!

她還來不及多想,就看見那破敗宮殿內,沖出一頭巨獸,渾身上下漆黑如墨,長滿了尖刺。

巨獸高百丈,充滿了邪氣,四肢猶如擎天柱,粗壯有力,兩只眼眸,猶如燈籠,猩紅無比。

那巨獸仰天咆哮,聲音震天撼地,響徹整個秘境。

秘境中所有人不約而同望向了這邊,臉上充滿了震驚,也有人一臉淡然。

甚至有些人一臉興奮,向宮殿這邊疾馳而來。

顧絡卿臉上盡是凝重,巨獸的怒吼,震的她心神不穩,心中苦悶。

更別說此時還眼冒金星的陌涂了,已經口鼻溢血,慘的嚇人。

顧絡卿身形一動,就向陌涂沖去。

可是她一動,那漆黑巨獸也動了,張開血盆大口,沖著顧絡卿怒吼。

顧絡卿被那磅礴的氣息直接震飛了出去,眼中盡是駭然之色。

巨獸咆哮,向前挪動,不過卻被粗大的鎖鏈鎖著身體,無法挪動分毫。

但是它身體龐大,伸出爪子來到陌涂面前,那巨大的爪子,直接將陌涂抓在了手里。

陌涂此時驚醒了過來,身體被擠壓,骨頭都斷裂了,那巨獸好像要把他捏碎。

“吼!”又是一聲巨吼,巨獸鼻口噴出一股氣流,直接將顧絡卿給吹飛了。然后他猩紅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戲謔,轉身消失在了階梯盡頭。

鼻孔出氣,就將天洲第一圣女給吹飛了!這巨獸實力到底有多強?

唐正風不知道何時又拐了回來,扶著顧絡卿的后背,才將顧絡卿向后倒退的身影阻止了下來。

顧絡卿一臉高冷,就要沖出去,可是被唐正風阻止了。

“那妖獸太恐怖,以你現在的實力,是去送死。”

顧絡卿漠然,毅然決然沖上了階梯盡頭,引入眼簾的是那破敗的宮殿,即使已經破敗,斷壁殘垣,也是如此宏偉,巨大。

唐正風搖頭,也跟了上來,可是哪還有那巨獸的身影?破敗的宮殿,空蕩蕩的。

顧絡卿眼中閃過一絲痛楚。

“這妖獸哪來的?”顧絡卿語氣清冷,此時她已酒醒,成為了天仙子。

“我哪知道,剛跑上來,就看到一個小家伙趴在這睡覺,跟個小刺猬一樣,媽的,那坑貨呢?”唐正說著,忽然想到了那坑貨少年,要不是他打那個小刺猬的主意,也不至于惹出那個大妖獸啊,誰知道那趴著睡覺的小刺猬,后面有這么強大的存在。

顧絡卿秀眼微瞇,盯著破敗宮殿深處,那里漆黑一片,毫無生機。

隨后,她轉身就走。

但是又想到了什么,回過頭盯著唐正風。

“你能喚醒我,為何不早點出手。”她語氣沒有一絲感情。

“大姐,如果不等你酒勁過了,強行喚醒你,輕則重傷,重則……你也知道的。”唐正風一臉苦澀。

“剛才在下面看到了什么?”顧絡卿嘴角上揚,語氣平靜。

“我什么也沒看到,不不不,啥也沒發生,剛才在下邊啥也沒發生。”唐正風聽著顧絡卿的語氣,雖然平靜,卻感覺不對勁,他趕緊保證,不過他一句話沒說完,顧絡卿就瞇著眼望著他,他趕緊改口。

唐正風心中暗自保證,我絕對不會將天洲第一圣女顧絡卿,和陌涂在下邊親熱的事情說出去的,絕對不會!

李言此時已跟著季軍師來到了校軍場大門處,剛出得了大門口,季軍師看了一眼遠處那一片等候的人群,便在大門處站住了身形,李言這時也亦跟了出來,正想和老師說去那邊向李國新說一聲情況再走,還不待他開口,季軍師已轉頭看向他微笑說道“那片等候的人中是否有送你來此之人?”

李言趕緊答道“老師明鑒,是在下的一位長輩送弟子來此應征入伍的。”

“哦,那你前去和他說聲吧,然后便跟我離去。”季軍師說道。

“是,多謝老師成全。”李言聞言心中一喜,向季軍師躬身一禮后,便大步向那片人群走去。

校場門口幾個站崗的軍卒聽到他二人對話,已是知道眼前這小子拜入了季軍師門下,他們可是知道季軍師挑選這徒弟的難度,幾人對李言羨慕不已,其中一個小頭目模樣的人,上前一步向季軍師叉手一禮說道“恭喜季軍師,終于得償所愿。”季軍師點頭含笑示意,然后繼續背負雙手原地站立著。

小頭目恭喜完畢,便自覺的退回到自己的崗位,心中想到,找個機會得與季軍師這剛收的弟子親近親近,有季軍師這樣的老師,以后可以預見這小子定也會成長為極厲害的人物,若打好關系,以后在軍中這也是一座靠山吧,但同時又微微搖搖頭,想到像自己這種想法的人應該是不少的吧。

不說這小頭目如何瞎琢磨,李言這時已快步來到了那片等候區,他知道不好讓老師久等,得長話短說,于是拉著一臉希冀迎上來的李國新走到人群的一邊,向他低語起來,李國新起先還挺鎮定,可是聽到后來,嘴巴已慢慢張大開來,喉頭里不時發出“呵,呵”聲音,卻已是說不出話來了。

待得李言說完,他已是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李言只得又喊了幾聲,見他還只是呆呆的“哦哦”回應自己,也知道這是和自己先前一般模樣了,不由得暗道一聲慚愧。

看國新叔是一時半會反應不過來了,便只得向他行了一禮,轉身快步走向馬車取了自己的包裹,一折身又向校軍場大門口走去。

李言來到老師面前,不待老師發話,已躬身說道“弟子已和族中堂叔交待完畢。”

季軍師聽罷一笑“那便好,那這便隨我回府去吧。”稍頓了下,又繼續說“只是我平時不喜前護后擁,所以也就你我二人一同回去了。”

李言聞言覺得有些奇怪,聽村里大人們說過官員大人們出去是何種排場,何等的威風,有些嚴苛的還要凈街驅民的,然而他也不再去多想,畢竟他從未見過官員出行前護后擁的場面。

二人說罷,季軍師大袖一擺,便轉身沿著校軍場院墻向一個方向而去,大袖在身側飄飄,足下已是如流水般向前行去。

李言看著老師的背影,這下是真有些蒙了,走?就是用腿走?沒有隨從、護衛就罷了,怎么也沒有馬車或馬匹嗎?李言苦笑一聲,心道這怎么和在村里聽的不一樣啊,尤其是老秀才所說的官員出行,更不是一回事,當下也不是多想之時,他趕忙把包裹往肩上一緊,發足追了上去。

他師徒二人剛走之后,那等候區的人群轟的一聲炸開了鍋,剛才季軍師站在門口時,已經有不人認了出來,見李言和他一起出來,并且季軍師向李言說了句什么,他便向這邊走來,然后拉著一人向人群一側走去,這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幾個好事之人也悄悄向那邊靠近了些許,雖然李言對李國新只是低聲訴說,可那也不是附耳私語,稍近些的人凝神還是可以聽見一些內容的,尤其是李國新那副吃驚呆滯的表情,即使原本覺得沒什么的人,看到那副表情后,也會去想知道原由了。

李國新在李言轉身走后一段時間后才恢復清明,心道“原來那人便是季軍師了,不過李言所說是真的么?這都什么跟什么啊?李言做了季軍師的弟子,還撈什謀了個御侮副尉,老天爺,這是真的么?”

李國新也不是什么世面沒見過的人,他是略通這軍營中一些職務的,他記得這個好像是從八品下,這可不是一個剛入伍的能得到的,即使是百戰軍卒,身上沒幾個大功,也是難得升遷上的。

李國新此時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自己到底是該如何了?慢慢的,他壓下這些震驚后,內心開始恢復了平靜,但他心里還是有個疑問為什么季軍師能看上李言,李言自小在村里長大,可謂是他看著長大的,過人之處他可沒看出來有什么,李言最大的特點就是有比同齡人多一份冷靜和沉著罷了,但這也應該不是季軍師能看上的原因。

正待他暗自細想時,剛才在他邊上聽到一些談話的人,也都是吃驚把自己猜測的消息向旁邊人說了去,那邊待得季軍師剛離開,人群便炸了一樣,很多人覺得這不可能,一剛來應征之人,這么就能巧抱上季軍師這巨腿?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更是有不少人直接圍住李國新詢問起來,李國新一時間頭大如斗,趕緊回復了幾句后,擠出人群飛也似的解下馬車迅速離開了,他也要找個客棧住下來消化這些消息,明早起早就趕回去,把這消息向李言爹娘,不,向全村老少說道說道,這小子可是一步登天了。

而留下的這些人,證實了這消息的可靠后,不少人也動起心思來,想是否也要找找門路,把這事探的清晰些,那么自己的家人、親戚是否也能有機會抱上這大腿呢?一時間,這里的人也各自懷揣心思各自尋思去了。<

周圍人甚至無法透過塵土看到里面的場景。

虛季等人震撼,玄七的力量居然這么大?

江小道張大嘴,塵土都飛入口中而不未察覺,這一幕他見過,小食圣全力出手才會出現這一幕,勁出如龍,天地色變,這就是食圣一脈比力氣的場景,少有人可以讓他們拼盡全力,這個玄七怎么回事?

文三思目光明亮,一點不意外,陸隱,他的實力來自幾方面,其中,力氣絕對是獨當一面的,每逢敵手,從一開始的空空掌到后面的空明掌,足以打......

他一面说话,一面轻抚着树干,我有一份热便发一分光,然后萤小仙女道你现在才知道,不嫌太迟往后的箭。日午,太阳高照,无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要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道求索

有梦之人

剑道求索

呆萌犬

剑道求索

始于初见

剑道求索

逍遥独

剑道求索

ET大桃

剑道求索

玻璃纸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