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闪》。

”林诗音道:“谁?”孙小么仇恨?花如玉道:厉青锋

只不過,秦香鳳的表現,反而讓在場的何全和趙小池都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將自己面前的借條一張張的理清楚,秦香鳳一把將它們遞到了趙小池的面前。

“喏,看看這些!”

一張、兩張……

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都是借據,數目不一,時間也是分為了幾個階段,但是毫無例外的,簽字的人,都是秦香鳳。

“這是……”

趙小池隱隱猜到了一些,但是還不敢確定。

似乎之前,他也聽村里人念叨過兩句,香鳳姐的這家農家樂,是借了村委會的錢和地,才能開起來的。

只是,這些借據,和今天的這個胖子,還有小夕的婚事有什么關系嗎?

“這些借據是真的,這個不用懷疑,情況就是……何公子現在成為了咱們的債主,這些錢加起來,一共是二十四萬。”

秦香鳳盯著趙小池,絲毫沒有避諱何全就在旁邊。

“我知道,小夕那丫頭,對你……要是還不上這二十四萬,何公子就要拿走我和小夕所有的東西,情況就是這樣了。”

“反正我是沒招了,這件事情交給你,可以搞定嗎?給你妹妹治病的錢也一并全算在里面,我就看你的了!”

說不上為什么,眼下的這個困境當中,秦香鳳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趙小池。

其實這些天里面,秦香鳳也敏感的察覺到了趙小池多了一些的變化,但是具體的她卻說不上來。

“希望這個變得有點神秘的小王八蛋,真的能擺平何全吧。”

何公子?

整個永豐縣里面,似乎只有一個何公子特別有名。

“何全?”趙小池試探的問了一句。

“嗯?我的大名也是你能叫的?”

這一點何全還是很驕傲的,最起碼,說道永豐縣的何公子,好像也只有自己這一家了吧,別無分號。

“沒看出來,你小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是先去照照鏡子吧,你配得上小夕嗎?”

“不就是二十四萬嗎?交給我!”

“交給你?”

聽到趙小池大言不慚的說出這句話,還帶著一種輕飄飄、毫不在意的模樣,何全差點連眼珠子都瞪掉了。

“難不成?這個人……還有什么背景嗎?扮豬吃老虎?”

一時之間,有點吃不準趙小池路數的何全,也難得的收斂了一些。

帶著些許謹慎,何全試探的問道。

“二十四萬,你是轉賬,還是現金?”

得益于何首富的教育,二十多年了,何全唯一學會的一點,就是欺軟怕硬。

何全今天都還能記得,自己家老爺子放棄自己的那一天,正式的和自己談了一次話。

“阿全啊,爸爸希望你記住,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們何家,也就在永豐縣這一畝三分地上,有些臉面,算是個人物,這比我們厲害的人,多了去了。”

“你一定要記住,欺軟怕硬,不是一件丟臉的事情!”

“遇到比咱們更猛的人,該低頭的時候就低頭,千萬別逞一時之氣,否則,你只

李言听了林大巧的话,再看看林大巧一幅诡异的模样,不由摇了摇了头“七师兄把‘小师弟’三字咬的那么重,这就是赤祼祼的报复刚才自己对他们所说的话。”见二人说完话后,已向前方走去,并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李言缓步路在后面,思绪重新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他仔细的把遇见此二女的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却也没发觉那二名妖娆女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是当他再想到刚才林大巧说的那女子说的话后,不由心中一震,眼睛逐渐亮了起来,感......

面对僻远、冷落、荒凉的边境,道: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事,我也

桐凰將自己的頭發稍稍往耳后撩了撩,然后用筆點了點屏幕上的照片。

“鼠一,修行年份不詳,真身疑似一只老鼠。他算得上是聊齋的一位老人了。但是一直名聲不顯。因為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對調查局人員出過手。我翻遍了調查局所有的資料,都沒能找到其出手的相關記錄。但我希望大家不要因此忽視他。因為在檔案中顯示,鼠一很可能是聊齋的創始人之一。所以,沒有記錄不代表他真的沒有出手過。而是很可能,看過他出記錄的人都死了。他上次出現,自稱自己修為是左更。保險起見,我將他的境界上調了三個級別,當做少上造。所以大家務必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眾人沉默地點了點頭。唯有王蘇州舉起了自己的手。

桐凰本想當做視而不見的,只是又想到王蘇州是上次鼠一露面時,與之直接發生過接觸的當事人,為了慎重起見,還是準許了其想要說話的要求:“說!”

“我覺得少上造不夠,最好還要再向上。”

少上造再向上,那就是大上造。

也許在異聞司剛成立的時候,這個級別的修士稀少,但也談不上多么鳳毛麟角。但在經過近萬年的時間,人間的修行界似乎遭遇數次重創。新的大修行者出現越來越困難,而舊的大修行者卻一個接一個的消失。

時至今日,大上造已經成為了人間鳳毛麟角的存在,成了站在頂峰受人仰望的大修行者。至于大上造以上的境界,則如同那些仙人一般,已經成為辨不清真假的傳說。

王蘇州的話細細想來實在有些駭人聽聞。這讓第三小隊的人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情,他們彼此看看卻都沒有說話,似乎在默默消化著這個信息。就連一直在專心修煉的癡心也忍不住中止了修煉,睜開水波不驚的眼睛看著王蘇州。

容不得他們不感到驚恐。

一個人如果破開肉身的屏障,能夠感知到靈氣,并可以主動地吸收微量的靈氣來改善自身,那么就可以說是打破了修行界的大門。這個境界被始皇帝命名為公大夫。因為在秦律中,從這一個爵位開始,就算是高爵,和之前的那些低級爵位有了區別。

而踏入了修行界的人,也開始與常人產生了區別。這種區別在量上的差距似乎不是很大。因為這一級別的修行者并沒有太多超出常人的地方,頂多是更加身強體壯。即使與強壯的常人發生打斗,也無法確保自己能穩勝。

但這種區別卻是質變的。

能修行的人和不能修行的人之間往往就仿佛隔了一個世界那么遙遠。

王蘇州此前就處于這個境界,兩年多的時間寸步未進。當然,這主要是因為由于一些不太方便透露的原因,弄得他只想過混日子的生活。而受到一種“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說法的影響,他怕給自己惹上更多的麻煩,這兩年時間非但不去修行,反而抗拒修行。

到了公乘境界,修行者的身體已經開始向非人化發展,他們的力量更大速度更快,在與常人的較量中,已經可以穩操勝券。這一境界到了后期,人甚至可以短時間爆發出和千里馬相同的速度。

再后面是五大夫,從這個境界開始,修行者修行的成果開始影響人的壽命。它或許只能幫助一個修行者延壽幾年,但這已經是非常逆天的行為了。

王蘇州自成為一只僵尸開始,他就已經可以視作一位公大夫境界的修士。無論是肉身強度還是壽命增長,他都符合公大夫的描述。只是他從來沒有主動使用過僵尸肉身的這些能力。反正他接取的都是一些幼兒園難度的任務,也不需要過多的使用自己的能力。

處于最初三個修行境界的人還可以用人來比較。他們還無法自如的調動靈氣,只能使用被強化過的身體的力量。所以他們被調查局歸納為初級修行者。

但再往后,修行者與人類相比,便真的只能算是異類了。

像是到了左庶長和右庶長境界,修行者便可以初步使用靈氣,比如通過靈氣來攝取一些物品。左庶長能夠操控靈氣舉起一些重量較輕的物品,比如筆墨書本之類的。到了這個境界,他們已經可以使用低階的符箓來輔助自己。王蘇州在吸食了畫皮的鮮血之后,就進入了這個境界。這并非是他修行的成果,只是僵尸肉身自行吸取靈氣的厚積薄發導致的。

右庶長則可以操控靈氣舉起一些較重的物品。這也就可以幫助他們輕松自如的御使重達數十上百斤的武器。在古代,只有這個級別以上的修士可以擔任沖鋒陷陣的猛將職位。

第三小隊的人,他們的修為集中在左更和中更境界。王蘇州在受了江臣那一劍之后,便直接打破了兩層瓶頸,直接從左庶長境界,來到了左更級別。這也是為什么他明明很痛,卻還是想死皮賴臉求著江臣助他練劍的原因。不過由于僵尸肉身的影響,王蘇州自覺自己應該可以做到和中更境界的修行者相抗衡,即使不能贏,但也不至于輸。癡心和桐凰的修為更高一些,在右更境界。

他們強過左庶長和右庶長的地方在于,可以做到靈氣離體。左更可以使用靈氣影響自己周身一丈之內的地方。而影響范圍到了三丈,便是中更境界。至于十丈開外,那就是右更能

和剛開始的戰斗不同,它的速度已經遠遠達不到音速。

那把拳刃雖然緩慢,但十分堅定地向黑色裝甲駕駛艙刺去。

直到距離黑色裝甲不到一米時,拳刃才被黑色匕首格擋開來。

“你說得對,”韓兼非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自嘲和戲謔,“我的確是這么想的,但在‘可以放棄’的對象中,少了一個人。”

“是你帶在身邊的那個女孩嗎?”兩人說著話,手上卻沒有絲毫多余的動作。

“是我自己。”韓兼非說,“你,陳明遠,翟六,你們所有人,都沒有親身感受過那些怪物的恐怖,而我卻親自體會過——你們以為那只是幻想,可對我來說,那是一個文明在面對滅絕時發出的最后的絕望的聲音。”

兩人再次擦身而過,互相帶走了對方身上所剩不多的一些零件。

“當這種絕望的聲音無時無刻不在你靈魂中響起,”韓兼非說,“你就會知道,以現在的聯盟,根本不可能戰勝它,唯一的希望,不在陳明遠的戰略中,而是在……”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運氣并不總會站在你這一邊。”格萊斯頓說。

他的話音剛落,韓兼非的裝甲突然發出一聲脆響。

黑色裝甲駕駛艙底盤,在發出一陣讓人牙酸的扭曲聲后,裂開了一個小縫。

“警告!座艙泄露!”韓兼非的駕駛艙中發出一個令人絕望的聲音。

黑色裝甲駕駛艙中的抗荷液,從那個小小裂縫中流出,順著幾乎只剩支撐和懸掛結構的下肢流淌到裝甲腳下的地面上。

格萊斯頓笑了笑:“這就是我說的,該死的命運。”

兩臺裝甲雖然已經沒有辦法再進行超音速肉搏,但此時的戰斗強度,依然保持在10G左右的平均過載,瞬時過載甚至可能達到18G。

在失去抗荷液后,韓兼非將不得不以自己的肉體來對抗這種載荷。

或者,在失去高過載機動后,成為任格萊斯頓宰割的魚肉。

韓兼非苦笑一聲:“今天非要分生死嗎?”

“我知道,如果你剛才想殺我,我這會兒可能已經死了。”格萊斯頓說,“但是我想殺你啊!我可不會放過任何一次可能的機會!”

黑色裝甲中的抗荷液面已經落到韓兼非頭部以下,他緩緩吐出肺中冰冷的富氧液體,讓空氣再次充滿其中。

格萊斯頓的白貂已經用此時能用的最大速度向他沖來,那把燃燒著藍白色等離子焰的拳刃,在他的瞳孔中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那好吧!”韓兼非嘆了一口氣。

然后,他緩緩閉上眼睛。

那雙眼睛再次睜開時,眼中已經沒有了生人的氣息。

當拳刃臨身的時候,韓兼非沒有做出太大的動作,只是側身躲過。

然后他主動打開抽液泵,將座艙中的液體抽干。

白色裝甲再次欺身上前,左手中的拳刃高速連刺。

韓兼非面無表情,黑色裝甲的動作似乎比之前慢了許多,但依然每次都能在毫厘之間躲過那些快速而致命的刺擊。

他的黑色匕首已經熄滅了等離子火焰,被放回右腿殘缺的鞘中。

黑色裝甲始終與對手保持足夠近的距離,他的雙手一直沒有閑著,而是隨著格萊斯頓的攻擊動作上下翻飛。

看起來就像黑色裝甲的兩只機械手掌,在白色裝甲上翩翩起舞。

可詭異的是,白色裝甲的動作越來越小,也越來越慢,終于緩緩停了下來。

不是格萊斯頓不想,而是他發現自己已經沒法動彈。

在黑色裝甲的兩只機械手掌中間,有十余條肉眼無法看到的絲線,在剛剛的貼身肉搏中,韓兼非正是用這些極細卻極堅韌的絲線,死死纏住了這臺名為“白貂”的機動裝甲。

這是一種單分子長鏈結構的細絲,直徑只有一個分子,卻能夠承受十噸重的拉力。

這種強度的絲線,比絕大多數刀刃都要鋒利,在人類世界,幾乎沒有什么東西能夠承受它的切割,而唯一難以被切開的,就是用這種材料本身制成的高強度支撐物。

比如黑色激動裝甲手中的線軸和手指間的墊片。

“我本來不想放他出來,”在做完這一切后,韓兼非松開一只手,但裝甲的右手中仍牢牢抓住一只如同線軸的東西,“可為什么非要分生死呢?”

白色裝甲依然站在原地,保持著一個古怪的姿勢。

“你知道,任誰每天被整個文明的負面情緒沖擊,都會想盡辦法來讓自己好過一些,”韓兼非的眼睛里恢復了一絲神采,“于是,我創造了‘他’——就如你所說的,沒有感情的冷血者。”

說完,他的眼神再次變得空洞無神。

線軸高速旋轉收緊。

黑色裝甲轉身打開滑翔翼,一躍飛上天空。

在他身后,那臺名為白貂的機動裝甲整整齊齊斷裂成數十塊,散落在地上。

裂口處光滑如鏡。

滑翔在半空中的韓兼非,隱約聽到身后傳來沉悶的爆炸聲。

就像一聲嘆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电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吾心所相

Ventisca

吾心所相

二凶

吾心所相

沉浮梦中

吾心所相

蓝幽若谷

吾心所相

青衫烟雨

吾心所相

花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