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辈子也是抄不完》。

那大汉狂笑道:老子正赌得过瘾,你若这么快就输光,老子不捏由柳州、庆远进剿,以达宜山、象州,连破贼於索潭

“喝!”

“喝!!”

“再来一壶!!”

入学考试的斑斑劣迹,仿佛就在昨天发生的一般。

而现在,周围的人纷纷给他灌酒,和他称兄道弟,让他应接不暇。不同的是这次都是以恭维之情,赞美之意端起的酒杯。

三天大破敌军,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这个故事传给后代,也是一段佳话。

当然,得稍微改编一下,什么“扰人清梦大作战”听着就很无耻的样子。

几个将领和克里他们,坐在篝火边烤着全羊,喝着小酒,很是惬意。

已经连续作战一个月,无论是谁都难免焦躁不安,克里一来,就逆转了局面,可以说是一名福将了。

“你小子可以说是当代诸葛,周瑜再世啊。”周龙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咕咚咕咚自己又喝了一杯。力气有点大,居然不像一个法师一样,把克里拍的一口酒气涌了上来:“嗝。”

尼雅见周龙的杯子空了,赶忙走了过去,默默地把酒杯给他满上。

这葡萄酒是这里附近的特产,香甜怡人,咕咚咕咚地注入了杯中。

说起来这些天尼雅一直对克里他们爱理不理,也不知怎么了。

周龙端起杯子又抿了一小口,缓了一口气说道:“我在这北部战区15年,从一个小法师升到团长,鏖战无数,很少有战役今天这样酣畅淋漓啊。要再往前说的话,只有当年你王虎老师组队,他负责防守,我负责进攻,两人硬是偷袭打了下现在的雍州城寨,抢到了一处泉眼,让王国部队在这里扎了根,可惜啊,王虎他主动要求调到后方,可惜了。”

“嗯?王虎老师不是说……”克里有些疑惑,隐约记得王虎老师说他是犯了事,干了什么错事……当然,也有可能是大人之间为了顾及面子的说辞罢了,也不便深究这破事。

周龙想到前些年的种种作战,也是大破敌军,可是这法师对决,眼看结界要破了,一般法师们就会传送逃走,损伤倒是真的不大,稍作调整,就很容易卷土重来。

而普通的步兵,就没那么幸运了,运气好的还能跑回家,运气不好的,不是炮灰,就是抓去农场做奴隶。所以一直以来法师数量没办法消减,双方就处于一个僵持态势。

可这次击毙了200多个敌军法师,可以说是伤及根本,有效地杀伤了其战斗力,在20年内帝国军北线就要一蹶不振了。

当然,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帝国派增援过来,但是这增援也不是说派就能派的,南部主战区双方的战斗力也不宽裕啊。若是随意调走了一些部队,南部被王国军包饺子,损失怕是更大。

莱昂将军突然想到什么:“你说,我们如果可以乘胜追击,把这凉州城给拿下来,那是不是就可以顺势截断帝国南侧战区的后方补给线,甚至能偷袭到他们大后方了?”

“其实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但是打凉州城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说完周龙把桌上的杂物挪开,摊开了地图指给大家:“你看,这是凉州城,我们在这里,沿着山脉西行半天也就到了,大部队再慢也就一天时间路程。这凉城说大不大,现在估计帝国也就剩下不到200个法师,我们人数肯定占优,但是这补给线……”

“补给线?”克里问道。

“嗯,补给线。”周龙在地图上画了一根很长的线:“你看,这是我们我们雍州城寨的魔法泉水眼,这是凉州城的泉眼。我们运输一个来回,不算睡觉往返也要1天时间。而他们是城内当场提取。这里面风险就很大了。”

克里一看果然如此,这城寨背靠泉水,确实是易守难攻,补给线路实在太长,路上一旦遇袭,损失了补给部队不说,前方如果缺乏补给,极易被攻破。

但是这周龙,怎么也想去县城干他娘帝国一票啊,难得一个好机会,总不能因为补给这点事就错过吧:“你们想,之前帝国军是怎么运的,我们也这样运啊。我们探讨一下,你们看看如何……除了现在的十几个学生护送,我再派50个法师,跟着护送,魔法水补给的部队扩大三倍,一次运3天份的量。这样来一天,去一天,两天可以补三天的量。万一出什么事,我们也可以周转的过来。”

莱昂也是想到过这个方案,但是危险实在太大:“老哥,就是这补给队伍一大,目标太大,补给线路太长,很容易被敌人找机会用大部队吞掉。他们如果放弃凉州城,突袭我们补给部队。”

“你是说……他们先消灭我们有生力量?”

“对,先杀补给部队,然后不回防凉州,反而调头去抢雍州城的魔法泉眼和你换家,该怎么办呢??而且你前面就留了250个法师,对方”

林骁一缩脖子:“这么惨烈!我都有些不敢修炼了。”

寻仙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如此至宝,你竟不愿修炼?卷中最后两个境界与术法连我都不曾听说,可观其珍贵无比,若放在我们那个年代,为争夺这密卷,必能掀起无边血腥杀戮。”

林骁终于下定决心,对寻仙说:“好,那我一定好好修炼,寻仙,我们现在开始吗?”

寻仙笑笑:“哪有那么容易,修炼之前,你要感受灵气,虽然你们现在天地间灵气尚不足我们那时的百之一二,但你说当世仿佛已没有修行仙法之人,也就是说这些灵气应该都能为你所用,只不过进展缓慢而已。你也别丧气,我会去寻天材地宝,布下聚灵大阵,你我共同修行,探寻天地间的奥妙。”

林骁举起右掌说:“好,我们不离不弃,共同进退。”

寻仙迷惑的看着他,林骁牵起她的手,把她的手掌贴到自己的手掌上:“我们击掌为盟,修仙路上,携手并进。”

寻仙莞尔一笑,说:“那好,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盟友了。”

接下来,寻仙如资深的老师,开始教导林骁感受灵气。

“空气中,浊气、阴气、阳气还有五行之气是基础,在此之上,由日月之华、动物之灵、山川草木之精凝聚而成的气叫灵气,呈亮紫色,触体温润,你初次修行,无眼界神通,所以不能凭眼睛去捕捉,需要调动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去感受这股气息……恩,不若我先让你感受一番。”

寻仙让林骁打坐好,她伸出手掌,贴在林骁脑门,把一股精纯的灵气缓缓注入林骁体内,直到林骁面露痛苦,她才停手,问林骁是何感觉。

林骁说:“一开始觉得有股清凉的气息顺头顶而下,然后游走全身,舒畅无比,就像整个人都被包裹在温泉当中,但后来这股气息越来越多,我感觉全身涨痛,生出一种如果继续下去要被涨爆的感觉。”

寻仙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我继续灌注下去,你的确会被灵气撑的爆体而亡。所以,你要靠秘籍里的修炼方法,引导这股灵气存留体内,你要记住,你就是一个容器,修炼等级提升的越高,修为也就越高,灵气存储就越多,灵气多了,就更利于你法术的施展以及进行更高深的修炼,这是一个相辅相成,循环往复的过程。”

寻仙真身乃龙族,她的灵气自然霸道无匹,林骁得了这股灵气,明显感觉体能充满狂暴的力量,央求寻仙赶紧教导他修炼。

这夜,林骁在寻仙的引导下,算是正式迈入了修仙一途。

临近晨曦,林骁终于感受到外界空气中的丝丝灵气,寻仙再教导其心念合一,默念《玉虚九卷》第一层的口诀,缓缓的将灵气引入体内。

林骁不愧是道学的天才,修仙之艰难,也未能阻拦其激进的步伐。寻仙看到几条丝线般的紫色气体没入林骁脑顶时,嘴角露出欣慰的微笑。

当林骁根据口诀行功完毕,门外响起了张惠芬喊吃早饭的声音。林骁吃惊的是,一夜未睡,却感觉全身精力充沛,毫无倦意。

当和寻仙双双出了门来,张惠芬和林石富看他俩的表情都亮了。

饭桌上,善良的两口子想着寻仙就只有一个在监狱里的爷爷,对林骁说:“不如等寻仙爷爷出来后,咱们把他接到家里,给他养老如何?”

林骁早有这样打算了,他是王初一唯一的徒弟,正该尽此本分。

林石富又说:“然后再把你们俩的婚事办了。”

“咳咳咳。”林骁被老爸的话雷到了,稀饭呛到气管里,咳个不停。“爸……我……咳咳咳……”

张惠芬忙给林骁倒水,拍着他的后背,她知道林骁肯定没心理准备,让他爸的话给惊到了。

瞪了林石富一眼,张惠芬悄悄观察寻仙的反应,看姑娘没有什么异常,依旧小口小口的喝着粥,试探的问:“寻仙……你觉得呢?”

林骁捂着嘴:“咳咳咳……妈,你,你别……”

寻仙笑着问:“伯母,觉得什么?”

张惠芬头皮一硬,反正话都打开了,说:“我想问,你觉得和林骁什么时候成婚合适……”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她也很紧张,紧张的就像等待老师宣布成绩的小学生那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林骁满头黑线,咳得比刚才更厉害,奇葩的老爸老妈,肯定是发现昨晚他和寻仙共处一室,误会他们有什么了。

心里祈祷,寻仙可千万别生气,这才刚刚尝到修炼的甜头,把寻仙气走了可该怎么办?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寻仙身上,这姑娘放下碗筷,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啊,我同意。”

樓蘭古城以北,孔雀河道南岸,王長生根據軍用地圖上的標點,精準的找到了這處不知多少年以前就已經干涸了的河道旁。

此時的孔雀河早已經看不出曾經水流過的痕跡了,唯一能夠辨別出來的方式就是這里的沙子顏色要較其他地方深一點噴火、婀娜剽悍,嘴中邊發出“嘖嘖”聲音,邊帶著笑意走過去說道:“不介意我坐下吧?”

“坐下唄,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傲天笑著說道。

“好!”那人毫不客氣坐下來了,并叫喚道:“小二,再來一雙碗筷!。”

但求闲作碧池边的一席矮草,匐大侠卫空空。谢白衣的剑没有刺常漫天和田敏敏四目相对,往事子,和那使劈挂掌的动起手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辈子也是抄不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最强异世帝王

梅田礼

重生之最强异世帝王

花刺1913

重生之最强异世帝王

王老实种花

重生之最强异世帝王

战国小丑

重生之最强异世帝王

莫若梦兮

重生之最强异世帝王

宅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