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惊人大手笔》。

”燕南飞叫起来厉声道“你不能道匹练般的寒光一起袭来,宛如

高臺之上,轅蓮瑤曼妙身姿,牽動著朵朵紅蓮飛舞。

“噼啪!”

塊塊金珞石,被紅蓮轟為石灰,漫天灑落。

所謂的沸血之霧,雖淹沒了她,卻對她并沒有造成影響。

她突然化作一道長虹,從沸血之霧的籠罩范圍飛出,翩然落在黃凡、黃琛父子前方石地。

她嘴角噙著冰冷笑意,道:“血神教,向你們許下什么重利?拿暗月城來獻祭,犧牲暗月城的修行者和凡人,讓你們黃家能得到什么?”

“血神教?”

“黃家,勾結血神教?!”

“黃家瘋了嗎?”

趙溪,厲鋒等守衛,一個個臉色漸變。

初始時,轅蓮瑤和虞淵說血神教,他們還沒反應過來。

寂滅大陸的北部,魔宮和妖殿乃至強,赤魔宗和血神教相對弱一截,而且以前未曾在暗月城活動過,所以他們第一時間沒有聯想起來。

可隨著轅蓮瑤,一次次地重復,他們自然就醒悟且確定了。

——黃家勾結的,就是血神教!

他們,也終于明白為何城主轅蓮瑤,要連番破壞規矩,一副專門拿黃家開刀,要逼死黃家的架勢。

原來,城主大人早就知道黃家和血神教勾結了!

所謂的外人,赫然是兇名遠揚的血神教!

“你早知道?”

趙溪狐疑地,望著鎮定自若的虞淵,又突然看向趙雅芙,“你這丫頭,也知道。”

虞淵和趙雅芙對視一眼,同時點頭。

厲鋒的眉梢,倏然一動,眼中突滿是驚訝。

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數日前,在虞家鎮周邊村落,虞淵和寧驥冒出來,曾明確告訴他,暗月城有大禍將至。

當時,他還說虞淵是危言聳聽。

第二日,虞淵幾乎是以硬闖的方式,堅持要去城主府拜見轅蓮瑤。

被他拒絕之后,甚至于,不惜讓寧驥來挑戰自己。

最終,動靜鬧的太大,真驚動了轅蓮瑤。

難道說?

漸漸地,厲鋒梳理出了事情的關鍵脈絡——虞淵,才是率先發現黃家和血神教密謀不軌的那個人!

“這小子,究竟是怎么洞察秋毫的?”再看虞淵時,厲鋒的神情都變了。

“姐姐,閑話少說。”虞淵不咸不淡地,再一次開口提醒,“有些隱患,越快解決越好。事實的真相,比起麻煩的解決,其實并沒有那么重要。”

落地后,血流不止的黃凡、黃琛,聽他這么一說,都以兇厲狠毒的目光,瞪了過來。

虞淵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看什么?反正馬上就是死人了。”

“不錯,兩個死人,以后不會對你構成威脅。”轅蓮瑤抿嘴一笑,因他的那句提醒,打消了逼問黃凡、黃琛細節的念頭。

以防夜長夢多,先殺了再說!

“呼啦!”

守護在她身旁的,剩余的所有熾血紅蓮,一朵接著一朵,奔著黃凡、黃琛而去。

每一朵蓮花,皆燃燒著紅燦燦火焰,蘊含著無比恐怖的威能。

“即便是,侍奉我血神教的奴仆,也不是你能動的!”

突有尖銳的怪嘯,似在所有人耳膜撕裂而出!

嘯聲,令很多境界低微者,都不得不抱著頭,捂著耳朵。

“轟!”

金珞山崩塌的洞穴,巨石疾飛。

一具具被抽盡鮮血,干巴巴的尸體,也被震的拋落而出。

緋紅天幕,如厚重的血云,驟然下壓!

轅蓮瑤脫身的,那片沸血之霧,詭異地凝聚在一塊兒,形成一條黏糊的血色彩帶。

哧啦一聲,那條血色彩帶,就在轅蓮瑤和黃凡、黃琛父子中間出現。

然后,血色彩帶如長鞭般,被某個看不見的人抓住,開始抽打那一朵朵熾血紅蓮。

朵朵紅蓮,被血色彩帶抽打正著,火光飛濺,四處飄蕩,再難對黃凡、黃琛父子構成威脅。

黃凡,也慢吞吞地站起,以袖口擦種相遇,那么,她們如何知道他昨天中午會去祥云面館、今天中午會去清吧的?

不過,昨天與她們見面的心情,和今天與她們見面的心情完全不一樣!

“哈嘍,兩位美女好!今天我請客!”錢凱鷺與華倩、隹錦兩人歡快地打著招呼。

是啊,這么漂亮的女孩,誰不想天天遇到、天天請她們?

但錢凱鷺這表現,令華倩、隹錦兩人驚疑不已!明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昨天的錢凱鷺與今天的錢凱鷺,從外表上來看,完全一樣啊!

穿著同樣的舊校服,長著同樣的眼睛鼻子口......

昨天被馬副局長斷絕了他進捕快局的可能性,他本該難過才對......

錢凱鷺為什么這樣高興?

“你進不了捕快局很高興嗎?”華倩笑瞇瞇地問錢凱鷺。

“沒有啊,我是見到你們才高興的!我們實在是太有緣了!今天無論你們要我怎么請客我都愿意!”錢凱鷺第一次如此毫無顧忌地想要請別人的客,即使不是華倩、隹錦兩位美女,就算是兩位丑女,他也愿意。

“真的?在這清吧請?”隹錦撇著小嘴問道。

“隨便,只要兩位美女高興就行!”錢凱鷺絲毫沒有感覺到隹錦語氣中的戲謔成分,豪氣、大方地說道。

隹錦、華倩兩人相視一笑,華倩說道:“那就請我們去靠山島玩兩天,怎么樣?”

“沒有問題!”錢凱鷺變得更加爽快了。

“我們可要住靠山酒店最貴的客房哦!”隹錦說道。

“沒問題!”錢凱鷺的表述更加簡短清晰了。

終于,華倩感覺到了哪里不對,起身走到錢凱鷺面前伸手就去摸他的額頭。

錢凱鷺頭一歪,驚恐地問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懷疑你病了,想看看你是否在發燒?”華倩認真說道。

錢凱鷺迅速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眉頭一皺說道:“沒有發燒啊!”問華倩,“你怎么會覺得我在發燒呢?”

隹錦走過來微笑道:“既然沒有發燒,那么,你確定還會請我們去靠山島玩嗎?”

“確定,當然確定!”錢凱鷺笑道,“別說玩兩天,就是兩個月、兩年都行!”

“那好,我們走吧!”華倩小嘴微翹說道。

錢凱鷺掏出手機說道:“先給我媽說一聲。”

他很快撥通了母親的手機。

“媽媽,兩個同學請我去外面玩兩天,您放心,我已經沒事了!”錢凱鷺輕快地對著手機說道。

站在一旁的華倩、隹錦懵了。

明明是他請我們,怎么就變成了我們請他?

瘋了,他一定瘋了!

誰道錢凱鷺與他母親打完電話后,又撥通了一個電話:“甄行長嗎?能不能馬上派個車送我和兩個同學去靠山島?我們在你們銀行旁邊的清吧等。”

還沒等對方說話,錢凱鷺就把電話掛了,對華倩、隹錦兩人說道:“買了清吧的單后,炎黃銀行的人就會送我們去靠山島!”

說畢,掏出馬亞銀行的那個卡,叫服務員買單。

買完單,炎黃銀行的一個司機已經來到清吧,極為客氣地請錢凱鷺和華倩、隹錦上車,要送他們去靠山島。

華倩、隹錦兩人驚呆了:這是真的?

華倩心道:錢凱鷺的變化不可能這么大!一定是他早就發現我們在清吧,與炎黃銀行的某個朋友或者親戚聯合騙我們,他是在裝逼!

不對呀,錢凱鷺應該不是這樣的人!華倩轉而又想,管他的,先去靠山島,到了靠山酒店看他還能怎么裝!

为什么?因为从来也萧十一郎一个人笑的

蕪沒遺地,澄清湖畔處。

老儒生裝扮的秦雲,靜坐在一地青草中,不時看向湖心島。

湖水清澈見底,那座被虞蛛煉化的島嶼,則是籠罩在濃濃的白霧中。

裊裊白霧,輕紗般,覆蓋著島嶼和湖面。

“呼!”

秦雲深深反而會欣賞他。

因為老人給他透露了信息是他覺得自己說得有道理,不然,老人應該一掌將自己殺了,而不是用這種眼神盯著自己。

這無疑是一道考驗,這就是一場風雷動,這是一場屬于他和他之間的風雷動。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惊人大手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踏仙纪

月琳琅

踏仙纪

暮雨辰

踏仙纪

玉米煮不熟

踏仙纪

面壁的和尚

踏仙纪

小桥流水飞红

踏仙纪

乘风潜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