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直播炸了(七)》。

浩国,青天山山脉,日正升,天微云,林渐绿。

  在其中一座大山的山路上,十数身着黑袍红鞋的人正围绕着一名锦绣华服的男子,每人皆执一把青钢大刀,丝丝寒光透露出男子所处境地的不妙。

  “各位道友,别来无恙啊”男子身着锦绣华服,手执竹扇神色慌张的进行着苍白的解释,不断后退,豆大的汗珠从他头上落下。

  “青天狱令,山阳道长,参与屠杀无修为人士百名,通缉令上,这是你吗”一群人之中发话者是一位身材较矮的黑袍人,拿出一张和对面男子一模一样的通缉令进行对比。

  “不是我”

  “不是吗”

  “不是,那时候。。。这根本不是我”

  “这就是你”

  “你说他是我?”

  “是”

  “我说他也是我!”

  “砰!”山阳道长扔出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顿时身边被黑雾笼罩,遮住了视线,黑袍人失去了男子的踪影。

  “障眼法!”领头黑袍身随音动,几个呼吸之间已经冲出黑雾,追上逃亡山道的男子,可见其身形迅捷。

  “啊!!!”华服男子成功飞出了黑袍人的包围圈,但没完全冲出,随他一起飞出烟雾的还有一只鲜血淋漓的断腿。

  “带他回去。”领头黑袍都没再看男人一眼,转身收起了刀刃仍然带血的青钢大刀,快步走向青天山外的密林。剩下的黑袍人全然不顾男人的哀嚎,掏出一串红色的锁链锁住了山阳道长的手脚,向着同样的方向没入晴天山脉中的密林。

  “唰!”

  “唰!”

  “唰!”

  待得众人停下来,直面而来的是一面异常高大乌黑色的城墙屹立在土地上,周遭布满了青苔和藤蔓,墙体发出阵阵玉石一般的荧光整体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势墙角右下是一座古代代表刑法的圣兽:狴犴兽相,但是威严的脑袋只余半只,墙体也都是残破不堪,除了三个醒目的黑色大字深深刻在这城墙中间。

  【青天狱】

  “青天狱?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山阳道长早已是油尽灯枯,颓靡等死,但在看到了这三个字竟又爆发了一丝余力想要挣扎。

  “哼!”见得华服男子竟要逃跑,黑袍人单手发力,击出一掌,瞬间打在华服男子身上,“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青天狱狱卒申请入狱”做完一切后,黑袍男子对着狴犴圣相一跪,行之大礼。

  在城墙前方荡然出现了一圈蓝色的波纹,上面闪烁着奇异的文字,摩飞弹了弹身上的土,走了进去,众黑袍人收拾好华服男子的尸身,也跟了进去。

  闯过波纹过后,竟是别有洞天!

  伫立在森林里的黑色城墙已经是非常高大了,但在进入波纹传送阵后,才是真正的“青天狱”!

  自下而上,洞天的天空较灰,无云无日,取而代之的是上方悬浮着无数的岛屿。下方则是像一个巨大的海螺浮在空中,最上层是一面空旷的圆形广场,此刻一众黑袍人正围在广场的一口大洞前。

  在大洞下方无数栅栏牢房关押着修行邪魔外道的狠人,任其再狠,此刻也只能望着栅栏嚎叫,不时有手伸出栅栏,但又触电般的缩回去,这些牢房一圈又一圈,从上而下,直达深处。

  “把他扔进去”为首之人吩咐了其他黑袍人,就快步离去了。

  【青天狱牢房】

  “咚!”

  “什么声音?”

  “嘘,又有新的人进来了”

  两道细微的声音在阴影中不断交流,看着躺在地上的山阳道长,眼睛里p> 烏魯半跪在大廳中,聽著大祭司說的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其實他聽完古特的宣言后也有了一絲疲倦,亞特蘭大現在沒有任何戰力,大祭司之所以想消滅叛軍是因為將軍支持她,可一個外人…

“大祭司…其實古特也是為亞特蘭大著想,我們分裂太久了,就不能…”

“閉嘴!!”大祭司怒喝一聲。

“你也想叛亂??”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烏魯深深嘆了口氣。

“不用說了,我絕不會接納叛軍!我們之間只能存活一方!要么康迪厄死!要么我死!”大祭司冷哼一聲。

“傳令下去,若有反戰游行者!一律以叛軍論處!”

“是!”烏魯低下了頭顱。

而在另一面,丁染的反戰計劃進行的如火如荼,全城各地掀起了反戰熱潮,但這還不夠,想捍衛自己的權利,得有實力才行阿!

“古特將軍…神殿又抓走了我們許多兄弟,我看他們是要鐵了心和康迪厄打仗了。”

街尾巷武器店,幾個全副武裝的老兵跑了進來,沒辦法,現在城里鎮壓嚴重,武力沖突每時每刻都在發生,他們只能穿上甲胄來保護自己。

“哼!老太婆還是死性不改,真當亞特蘭大是他一人堂了!”古特邊喝酒邊罵到。

就在這時,童宇突然慌張跑了進來,他后面的關博背著個人,丁染上前一看,竟然是奄奄一息的守衛隊長烏魯!

“怎么回事?你們把他抓起來干嘛?”古特一口酒差點全噴出去,這種時候抓烏魯,不是挑起戰爭么?

“不是!”

童宇喘著粗氣道:“我們監視將軍手下的時候發現他們襲擊了烏魯,要不是我們動作快,他早就被槍打死了!”

“什么?”

丁染拍了下桌子。

“將軍手下呢?有沒有抓過來?”

這時馬小怪走了進來,“一共三個人,殺了一個抓住兩個,現在被關在后院,高進他倆看著他們呢。”

“帶我去!還有!必須把他救活!”丁染指了指臉色發白的烏魯。

后院,先鋒隊的保羅和隊長怪肯灰頭土臉的跪在地上,高進、徐州手里的沖鋒槍抵著他們后背,只要他們敢動,他們二人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丁染一進后院直接給了保羅一巴掌,“說!誰叫你殺烏魯!”

保羅直接被打懵了,他緩了半天才吞吞吐吐道:“是將…”

“你放屁!這么怕死么你??平常說你廢物,你還真的是廢物阿!一個巴掌你就都說了?”怪肯扭過頭,對保羅一頓狂噴,他身后的徐州直接給了他一槍托。

保羅看到怪肯腦袋流血的凄慘樣不由得意道:“哼!你也有今天,我們就是將軍手下的一條狗,利用完就會被殺掉吃肉了,你還真是一條忠心的好狗阿!巴布上校!我全都說!只要你幫我好好教訓教訓他!”

丁染對徐州使了個眼色,對方心領神會的把怪肯押到旁邊,然后給他一頓慘無人道的毒打。

聽著怪肯的慘叫聲,保羅縮了縮脖子,“雖然是樓蘭給我們下的命令,但應該是將軍主使的,他要我們殺掉烏魯然后嫁禍給那幫反戰游行的家伙。”

“這個我知道,我想聽的是別的。”

丁染蹲了下來,笑瞇瞇的看著保羅。

“你知道??”保羅一愣,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保羅猶豫了一會兒問道:“你想聽什么?”

“只要是關于將軍的,我都想聽,包括你們的身份,你們的目的,你們接下來要干什么,統統告訴我吧!”

不管怎样.一个人能被称她追过来时,人却已不见

 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陈默现在脑子很热。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也许是因为有血气上涌的原因。也有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导致的眼疾。

  是的,当桂荣离开之后,他忽然想到了现在的时间。

  正午。

  再加上刚才对方的样子。陈默有理由认为。村子中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参考那天的场景,现在的外面应该是鬼气横生。出门之后必定是一群飘浮在空中的鬼怪。

  他不知道上辈子小说中,看到鬼就会死的逻辑成不成立。但他玩过的很多惊悚类的游戏中,基本上碰到鬼就挂了。

  不看到鬼鬼就永远找不到你。找不到你你永远没事。

  就算你知道是鬼,也千万不要回头。他已多年的游戏经验告诉你。这方法打游戏绝对管用。

  甚至于这方法适用于任何剧本。当然适用于梦璃的梦境就不知道了。

  梦璃现在很不正常,陈默敢以8000里一枪干掉鬼子的可能性去堵梦璃现在是否正常。

  答案肯定是不正常的啊。

  要是正常,为什么会把自己划分成为两个小萝莉?

  别告诉我说梦璃喜欢百合。

  “卧槽。”

  陈默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想起上次黑萝莉说过,你没有被梦璃临幸吧。那副表情到如今都让她记忆犹深。一副看失败之犬的样子。如同皇宫之中妃子之争。

  “我去,不会真的这么离谱吧?”

  陈默顿时自己的性命不保。仿佛如风中残烛,不需要对方动手,自己抹脖子就可以挂了。

  当然以上都是陈默的猜想,具体情况怎么样他也不知道。

  要是知道就不会搁在这里装孙子了。

  当孙子也有好处,至少现在的等级都是梦璃帮忙提供的。

  不然指不定还在一级呆多久。

  待在屋子中,中午正好是不出去的时候。很巧的是,桃花源中的人已仿佛忘记了他。两者就这样平和相处。

  当太阳下山的时候,两者之间的平衡相处就被打破了。

  桂荣又来了。

  这次可带着她的好姐妹一起来的。是的,大家没有猜错。就是那个美若天仙,相貌出众。温文尔雅的农夫的女儿。

  陈默一见面,顿时惊为天人。要是在动画世界,这掉下的下巴足以有一吨重。

  长成这样还活下来,居然还说美若天仙。还好是在这个人间仙境的地方。要是搁在别的暴乱之地,能活过三集就算他厉害。

  不不不,三集…三集太多了,陈默想了一下,能活过100字就已经说明作者大神给他面子了。

  这你tmd告诉我是人。五官扭曲,有黄金圣甲兵的外貌。通体反光,搁在博物馆里都以为是小金人儿。

  身高超过两米,站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陈默自认为自己一米七几。但它距离屋檐还很有一些距离。而对方甚至或在屋檐下低头。

  身高,体型容貌身材,哪一样都没有农夫说的那么好。

  应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那估计只有“可怕”二字。

  陈默略感蛋疼,扫视一眼对方之后,顺带看了一眼桂荣。

  桂荣现在正如惊弓之鸟,陈默的目光很快被她发现桂荣本就有些惊慌的心里,突然间觉得一场触痛。

  仿佛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没有喜欢上自己。

  “你们聊,我先走了。桂荣轻轻摘下自己的面纱。放在陈默的手上,做事情的时候带上它,让我也有些参与感。”

  “???”

  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陈默现在也是满头问号。

  “卧槽。”

  这TMD是不是有问题啊?我是不是有一集没有看啊?发展的速度有这么快吗?大家才第一次相见啊,早上相见第一次啊。

  怎么说的我像个渣男似的。就算我是渣男,那谁会喜欢上这一种啊。

  陈默心里疯狂吐槽。不仅吐槽,甚至还有点想哭。

  “你就是我老爸说的那一位公子。”

  不愧是美若天仙的人,说话声音都格外响亮。雷声轰鸣,可斥千军。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陈默跟她相距五米,却感觉现在正在她的面前。

  卧槽,这个能发生什么?我明天怕不是要被拆成4节了。

  什么?哪4节?你们这些读者还有心思问?

  陈默不想回答也不敢想。

  迫于压力,陈默只好低头:“是的,不过我家中已有良妻娇妾。娶了你,实在是深感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轰鸣声再度袭来:“没事的,我不在意这些。”

  你tmd不在意,我在意呀。

  这句话陈默没敢说,说了估计今天就是要用强的了。

  他小胳膊小腿的可顶不住这,大肉山的残暴。

  对方身高两米他才一米七,要是用强的,他哪顶得住啊。

  唉,这就是弱小的命,但凡是一个体修战士,哪里还会受到这种欺辱。

  一拳打出,打的她妈都不认识她了。

 

……

這480多個人下來并沒有引起什么轟動,因為他們都是普普通通的地球人,一個鼻子兩個眼,的確沒有什么特殊。

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年輕身材好。

所謂身材好是指這些人骨架都很大,個子通常在1米85以上。

馬巧的想法是這樣的,這些人就算是受學,但只要進了部隊進行軍事化訓練,他們的身體很快就會強壯起來,所以只要身體底子好,肌肉那是可以練出來的。

走在這480個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直播炸了(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游物外彼岸花开

煮水饺

神游物外彼岸花开

君书雁

神游物外彼岸花开

小宗

神游物外彼岸花开

望晨莫及

神游物外彼岸花开

乱七八蕉

神游物外彼岸花开

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