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离尘》。

她悠然笑了笑,又道因为你若不是负心贼,就不会对我这么坏,她目中忽然露出了恶毒的笑意,道:你可知道我对他怎麽了?楚

……

傳說貓有9條命,這通常指的是地球上的貓。

貓為什么會有9條命呢?

無非是謹于察而敏于行,防微杜漸自得安全。

人們常說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這句話也可以適用于貓。

至于地球之外來的貓,甚至于能從地球之外來到地球的貓,那一定更不簡單。

當地球上的貓警惕的注視你的時候,他不是看你的身份地位,不是看你的容顏,不是在嗅你身上的氣味,他只是在判斷你是否安全。

不止于此的是,貓往往是有著自己的目的的,是有著自己的思考的,他的一舉一動往往都深思熟慮,高瞻遠矚。

從這屹方面來看,它的確是要高于某些沖動的人類的。

而小貓吉祥選擇離開這輛車,不是因為她找到了一個更安全的地方,也不是她找到了一個更適合自己呆著的位置。

而是因為她發現了一些她感興趣的東西,冥冥中那些她正在一直追尋著的東西。

這是一條深深的管道,打了許多彎,在每個彎的附近都有很多金屬網格隔斷,甚至有些地方用了液體做隔斷。

但此刻帶著黑色項圈的小貓吉祥卻竟然神奇般地都穿了過去,而且沒有觸發任何的警報。

小貓吉祥所以從路正行的手腕上偷走了黑龍令,那是因為她發現這黑龍令有一種相近相知熟悉的感覺。

就像天空中距離很近的的天龍星座和小熊星座一樣,相鄰相望,惺惺相惜。

更關鍵的是小貓是想鉆入這深深的山下,而這黑龍令本就是岐山煉化所以帶上他定然有些用處。

至于丟失了黑龍令的路正行會不會著急,那完全不是小貓吉祥要考慮的問題。

畢竟不管是這個地球上乃至于地球外的貓,他們都把自己看成高于人類的存在。

小貓能夠穿過這條通氣管中的所有禁制的原因,那很簡單,因為她掌握了短距離的空間穿躍!

地球上的貓能飛檐走壁,而小貓吉祥來自地球之外,所以它有些特殊的異能并不足為奇。

之所以他不能直接去空間穿躍到那個地方,是因為它只能通過氣味來辨別那個東西的存在,如果離開了這條管道,它就無法鎖定那個東西的位置。

那個東西很重要,如果說西游記里的定海神針可以讓大海的波瀾不至于翻天倒海不至于,那么這個東西的作用也差不多。

只要這個東西不動,這大山便不動,這地殼便不動,即便是星移斗轉,地球上的這些山便不會有如此的靈動。

眼前這座大山名字叫破軍山,而這一件東西的名字就叫星塵。

所謂星塵,便是星光之塵,當世間的星芒都徹底暗淡,星塵卻依然存在,它一直會等待著星光的召喚。

不在塵界五行中,正是橫亙宇宙始末的存在。

但在這神秘的地球上,此刻卻有另一種東西能引動星塵撼動天地,讓這大山讓這大地發生某種奇特的運轉。

這才是小貓吉祥真正感覺好奇的東西,因為她便是踏著星光來到這個地球上的,此時的地球已沒有星光的指引,她不明白是什么引動了這些星塵。

這是一顆藍色的行星,它無法發出恒星的光芒,那究竟是什么光芒能引動星塵讓這山河巨變呢?

在小貓吉祥的記憶中,這種東西對她很重要,非常重要,極其重要……

車中的路正行和瓊麗正在等待,他們在等待小個子軍官和他的手下們完成他們的搜索工作。

車里少了小蘿莉和那一只叫吉祥的貓,一時覺得有些空蕩蕩的。

月慕云此事有些沉默寡言,因為她甚至在目前的狀況下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只有江霖兒的心情大好,她很希望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女人都被帶走。

江霖兒很想

空氣十分的安靜,四周的人仿佛均消失了一樣,林肅皺眉看著眼前這個神秘的老人家,他觀察自己肯定有一些時間了,但剛剛為什么不出手搶奪呢?以他的實力完全能夠輕松做到,畢竟連狗爺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年輕人,淡定一點,我對萬妖籠不感興趣,否則剛剛就搶了!”老人家見到林肅滿臉的敵意,頓時大笑了一聲。

“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這句話是狗爺喊的。

“你這大黑狗年紀也不小了,咋這么沒禮貌?”這......

“那可是個大工程啊。”張恒民感慨了一句。

高天笑了笑,心說我還沒跟您說樓蓋好后要干嘛使呢,告訴你后,你更沉不住氣了。

張恒民站了起來,說道:“走吧,咱們去現場看看,琺瑯廠的老經理一會兒也會過去。”

高天趕忙起身,跟在張恒民身后出了辦公室。

兩人安步當車來到南街。

高天見八間平房全都已破敗了,墻面露著紅磚,房門搖搖晃晃,窗戶上的玻璃沒幾塊是完整的,屋頂上的瓦片也碎了不少,伸手摳塊磚頭一捏,頓時碎成粉末。

給高天的感覺就四個字:什么幾把玩意兒啊。

好在早有心理準備了,他要的并不是這八間平房,而是這個地塊。

過一道圍墻,隔壁就是雍和宮,就地理位置而言,沒有比這里更適合建一個類似于上輩子的購物商場的了,還是一站式的。

沒錯,高天就是打算在這里打造個一站式的購物商場。

看著在寒風中搖搖欲墜的平房,張恒民也有點尷尬,笑了笑,他說道:“年久失修,房子就是這么個情況,原本街道是有計劃將這幾間房修葺一下的,后來因為資金不夠,就暫時停止了計劃,小高經理愿意出資重建,也算是給我們解決了一個小麻煩。”

這話說得挺誠懇。

高天笑道:“您客氣了,解決麻煩算不上,頂多算是雙贏吧。”

張恒民愣了一下,咀嚼一下這詞兒,反應過來后說道:“雙贏?哈哈,這詞兒用得好,就是雙贏。”

也就一根煙的工夫,琺瑯廠的老廠長林大友小跑著過來了,還沒走到跟前就滿面笑容沖張恒民伸出雙手,客氣道:“張主任,讓您久等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老頭六十來歲,個頭不高,滿頭白發,笑起來一臉褶子都往眼角上湊。

張恒民也笑著跟他握了握手,調侃道:“這是喝了多少啊?還沒到中午飯點兒呢,你就紅光滿面的,又逮著哪只瘸雞了?”

林大友哈哈大笑著說道:“搪瓷廠的孟繁志今兒過來了,被我留下沒讓走,這不剛坐下喝了兩口,就讓您給提溜過來了。”

張恒民笑了笑,沒再揪著這個話題不放,指了指高天,他介紹道:“這位是小高經理,人家看上你這幾間破房子了,打算出錢買下來,托我牽個線搭個橋,具體怎么個章程,你倆聊吧。”

林大友趕忙跟高天握手,臉上洋溢著熱情笑容說道:“高經理您好,我是林大友,琺瑯廠的原經理。”

一個“原”字用得非常妙。

伸手跟他握了握,高天笑道:“林廠長您好,大老遠的讓您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兒,您甭客氣,我過來是應該的。不瞞您說,琺瑯廠已經完蛋了,這幾間破房子,雖說產權還在我們廠手里,但是已經委托給房管所代管了。

張主任把我喊過來,我十分理解,就是簽個字走個手續的事情,至于價格,我說了還真不算。”

老頭位置擺得很正,話說的也很直接,他意思是,您高經理也別跟我談價錢,琺瑯廠都破產了,我這個原廠長,一點屁用都不管了,怎么談,您跟張主任說好了就成,我就是一擺設,中看不中用。

高天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沖他嘿嘿一笑,臉上露出同情的神色。

張恒民指了下林大友,笑罵道:“好你個老家伙啊,這還沒咋地呢,你就把我賣了個一干二凈,沒你這么辦事的啊。”

林大友不置可否又不屑一顧的笑了起來。

張恒民清楚,老頭心里有怨氣,琺瑯廠雖說是街道辦的小廠子,但也給街道辦做出過貢獻。

破產后,街道辦對老頭的安置不太妥當,讓老頭心里一直不大痛快,要不是看在老面子上,老頭今兒就算不來,張恒民也說不出什么來。

咳嗽了兩聲,張恒民打破了有點尷尬的局面,主動對高天說道:“小高經理是只要這八間平房,還是把后面的院子一起買下?”

高天早就看過琺瑯廠大院了,知道那個院子不小,有個2000平上下,一起買下來的話,以現在的房價來說,無疑等于撿漏。

“張主任,我要是一起買了的話,您可得給我優惠一點。”他直接表明了態度。

張恒民大手一揮,說道:“這個我還是能做主的,畢竟我還兼著房管所所長嘛。這樣,連院子帶平房,你給個五萬塊錢,我馬上安排人給你過戶。”

五萬塊錢,您還真敢獅子大開口,要知道,這是86年,您真把我當傻逼了不成?

高天嘴角直抽抽,“三萬最多了,我小本經營,真拿不出那么多錢來。”

張恒民咧著嘴說道:“你這殺價也忒狠了點兒,我說五萬,還是看在老馬的面子上,三萬真不成,我沒法跟姚主任交代。”

所謂“姚主任”,是北新橋街道辦的一把手。

高天認真想了想,然后說道:“那就不成了,我手里真沒那么多錢,要不,咱下次再合作?”

旁邊的林大友沖高天挑了挑眉,默默

唐芊芊点点头,跟众人一起,目视林肖离开会议室,这才重新继续接下来的议题。

可就刚才这一闹,所有人脸色的表情都生了细微的变化。

有些人眼中闪烁着激动和兴奋,因为他们知道,林肖既然说出这样的话,那就绝对是要再次出手了。

而他一旦出手,那就几乎没有做不到的事儿。

可还有少数那么一些人,眼神飘忽,似乎有些犹豫。

“林肖,你们刚才到底都在说什么呀,你怎么突然出来了?”

林肖出去之后,孙鑫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刚才她在里面......

她凝视着陆小风微笑着,忽然向头跑过来,马背上还驮着一个人他又听出歌曲的起端总是"阿位…乖地爬回那地洞,乖乖地加满了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离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幽冥先生

王云兮

幽冥先生

普通芥末

幽冥先生

文不武

幽冥先生

小曼曼

幽冥先生

月光幽然

幽冥先生

洛阳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