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金刚琢》。

顺着大路一直走,终于张远来到了一处体育馆的门口,左右两侧不再是列队迎接的怪物而是列方阵迎接的怪物。看到这里张远终于看出来这些怪物不对头的地方了,其实从刚进城的时候就觉别扭,虽然它们好像有一个母体在背后指挥,但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盖因这些怪物从排队改成了列阵的关系,导致张远看到了这些怪物有一连串重复的动作就好像亲身体验楚门的世界那样。这种动作细思极恐,这让张远想到了RTS游戏中将作战单位排成队列的时候,为了让游戏不那么死板游戏公司给每个单位添加的一些小动作来让人物更生动。就比如骑兵的马头会时不时的摆动,就比如列兵会是不是的左顾右盼好像在与队友聊天,就比如剑士时不时会把手中的剑插入剑鞘拿出一瓶水喝一口再拔出宝剑。诸如此类的动作还有很多种,自己本就是在类似于游戏的世界升级,现在穿越的世界居然又是一个游戏,张远已经有种打退堂鼓的心理了。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自己四周的怪物突然从15级精英秒升到了20级精英头目,虽然并没有改变之前的队列但张远看得出来这是在逼迫自己进入体育场之中,迫于无奈张远选择继续往前走,而四周的精英头目又回归15级精英。

张远走进体育馆发现这里与外面截然不同,外面一副末世景象而这里面的一切非但没有灰尘反而跟新的一样,继续往里走还能看到电视机播放的赛事重播画面。张远这一刻非常好奇这体育馆里的BOSS究竟是什么,虽然现在有了一个猜测,但自己还需要亲眼所见才能确认。深吸一口气,双手推开比赛场馆的大门,张远亲眼所见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果然这里的神秘BOSS是个人类。

“没想到啊!这个世界居然还会有穿越者造访。”眼前是一个身着休闲衫的男子坐在一张躺椅上,左手拿着一杯饮料右手夹着一根雪茄,说不出的自在与洒脱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一幕让张远回忆起孤独一人的蒸汽城,自己也跟他一样喜欢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左手一杯饮料自斟自饮。

“你也是穿越者?”张远注意到他话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

“当然,不过我们不一样,你是来自真实的虚拟世界的穿越者,而我只是亘古学院的试验品一样的穿越体验者。”男子说着话,伸手打了以响指随后张远只感觉四周的景色一变眨眼间就来到了另一个场景,低头的一瞬间张远惊到了,自己居然站在高空之中大地的一切尽收眼底。

“什么是真实的虚拟世界?什么又是亘古学院?”试探着走了一步发现自己并没有掉下去,张远确定眼前之人没有恶意,他似乎和自己一样想要找一个倾诉的对象,索性主动打开话匣子开启了聊天模式。眼前之人一看就是自己的前辈,自己似乎可以多多请教。

“首先你要知道诸世之中可以自主研发穿越科技或穿越法器的势力有七个,第一的就是号称存在时间最久远的亘古学院,那里面无一不是先天神祗,每一个出生都堪比魔神般强悍,它们将诸世之中低等的如你我般的蝼蚁当做课题来研究,便是诸世首批使用穿越的至高存在。第二的便是天生为战斗而生的盘古神域,如果说亘古学院靠脑子的话那么盘古神域就是靠肌肉,不过战神的成长之路非常坎坷,为了保证幼生期的战神即能够安全成长又不失战斗本能,他们以诸世为棋盘以万界为棋局,筛选战神候选人并且以穿梭万界为成长之路。第三就是你来自的真实的虚拟世界,又被称之为混乱域,此内龙蛇混杂又包含了无数大千世界,将万界之灵纳入剧本之中再挑选大气运之人当中历练,直到收获至强者争夺诸世。”

男子只说了三个势力,而这三个势力则解释了张远的提问,自己与眼前男子一样孤独也一样是连棋子都算不上的蝼蚁。本以为自己超过了同期的所有历练者,但没想到世界如此广阔,自己的世界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所谓的第一真的是个笑话。

“剩余的四大势力有太古元老院,这是个养老的地方但这些元老任何一个都超过一般的古神,他们穿越位面只为寻找继承者,一位元老往往有成千万上亿的继承者,从之中挑选最强的那个继承衣钵,然后待其老去再周而复始。第五大势力是远古观察者,这些观察者负责诸世的安全,也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亘古和盘古终归不敢过于放肆,就连太古也让其三分,观察者是唯一的中立势力。第六大势力是未来超越者,这些超越者来自未来世界,不知道是哪个未来总之异常强大,以捕猎古神为乐,跟观察者势同水火,是诸世都想要覆灭的神秘势力。第七大势力名为墨门,这个势力之中的都是亘古学院的失败品,随着他们逐渐成长终于在诸世之中站稳脚跟,并且他们只针对亘古一方的势力。”

男子这番科普让张远第一次感觉到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生前世界的一个缩影么?敌对的势力就像是国家,观察者是一个保险的开关,而未来者是一群恐怖份子,亘古、盘古、混乱就是三大体系,太古就是那个靠人数不上不下的国度,至于墨门就是那个针对三大体系之一的那一群人。<有小獅子給二人叼來了吃的喝的,丁染正好餓了。

吃的是風干的肉塊,水是盛在泥罐里的湖水。

這次等吳妍先吃完,丁染才敢湊過去把剩下的吃掉。

“大哥,你就是落魄王子愷撒么?”小獅子送完吃的在原地磨蹭了半天,終于他忍不住問了丁染。

“落魄王子…”

丁染撇了撇嘴,“別看我現在落魄了,以后我還是會重新回到王位的,明天你多給我拿點吃的,等我成王封你個侍衛長當當。”

“阿?真的嗎?”小獅子瞪起一雙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

“當然!我堂堂愷撒王子能騙你么?等著吧,我早晚能打回獅心城!”丁染給小獅子好一頓忽悠,其實他連小獅子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

當晚,丁染和吳妍睡在鋪好的草墊上,吳妍似乎有些煩躁,尾巴在丁染臉上甩來甩去的,搞得他半宿沒睡好。

第二天一早,劇情又開始了。

“獅城記副本-開端。”

“在里昂部落學習獅族戰斗技巧-主線。”

“支線-戰勝里昂部落現任族長拉切爾·里昂。”

“支線-戰勝里昂部落大長老凱麗·里昂。”

三個主要任務都在丁染這里,吳妍那邊接到的比丁染還多,她要戰勝七八個里昂部落的勇士,成為里昂部落第一勇士。

值得一提的是,吳妍已經被里昂部落默認為丁染的小妻子了,所以她現在也屬于里昂部落的獅子。

“捕獵技巧?我可是要打仗的,要捕獵技巧有什么用?”丁染對主線任務有些嗤之以鼻。

不過,當他的舅舅拉切爾和大長老凱麗把他拎到湖邊后,告訴丁染三天內不允許進部落后,丁染開始有點后悔了。

“不教我捕獵!我拿什么去捕獵??讓我餓死在外面么?”

丁染在部落門口狂吼著,可惜沒有任何一個人理他,本來丁染還想找吳妍求救,但她不知道被大長老拽哪里訓練去了,現在若想不餓肚子只能靠他自己了。

由于部落聚集地離昭和湖還有一段距離,這附近并沒有什么正經獵物,丁染由于怕鬣狗掏他,猶猶豫豫的在部落附近晃了一天,餓了就啃兩下青草,雖然里面的纖維自己很難消化掉。

“受不了!我要吃肉!”

第二天,餓的再也忍受不了的丁染向昭和湖邊走去,他要捕食,他必須要吃點肉食才能滿足自己的饑腸轆轆。

里昂部落一直都是昭和湖的霸主,獅子們群體行動,誰也無法奈何他們。

但今天,湖邊來了一只落單的青年雄獅。

“肉!肉!肉!”丁染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到處搜索可供食用的肉類,早上的昭和湖上彌漫著大團的霧氣,除了鳥類飛禽很少有動物會在這個時間出沒,當然,丁染是不知道這點。

丁染找了半個小時,眼睛都快瞪瞎可也沒發現一只動物,他甚至有點懷疑這湖里是不是有怪物,沒動物敢靠近這?

就在這時,一片撲棱翅膀的聲音吸引了丁染的注意,有一群不知什么種類的鳥跑到湖邊喝起了水。

“早上吃個鳥蛋也不錯。”丁染自言自語著,躡爪躡蹄的走向剛剛飛起群鳥的灌木叢。

灌木叢深處隱藏著數個鳥窩,丁染小時候住的村子里旁邊就有一條河,掏鳥蛋什么的可以說不在話下,不一會兒,丁染就發現了目標,一窩十幾個鳥蛋讓他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當他剛要上去啃時,一條綠油油有手腕粗細的蛇爬上了鳥窩。

“草!那是餓滴!”丁染一急就沖了上去,那條綠蛇感應到丁染后,反應極為迅速,它上半身立了起來,蛇信不斷吐出,丁染知道這是它的攻擊姿勢。

“勞資可是大貓!”

丁染嗷嗚一聲,企圖把蛇嚇走,可冷血動物又怎么能有恐懼的感覺,只要丁染敢上,它必然會咬他一口。

“你大爺的!”

一獅一蛇耗了十分鐘,終于,丁染悻悻的離開了,他可不敢試自己的耐毒程度,萬一沒抓住蛇就完蛋了。

離開這里后,丁染又找了一處新的鳥窩,并不客氣的享用了一番,當然,丁染給每個鳥窩留了種。

獅子一天至少要吃幾十公斤肉,這點鳥蛋還不夠丁染塞牙縫的,簡單睡了個回籠覺,丁染又拖著空空的肚皮到處尋找起來。

“瑪蛋!公獅子不是只負責吃就可以了么?把我扔出來捕獵是哪個損獅子想出來的主意?”丁染憤憤不平的走在湖邊,這一上午他就見到一群野鴨在湖里,其余根本沒見到什么活物。

“我要餓死了!!”

丁染躺在地上打著滾,胃里的灼痛感讓他有些神志不清,有一次他差點都沖進湖里抓鴨子去了,但冰涼的湖水把他的理智拉了回來。

“什么聲音?”

下午,躺在地上耍賴的丁染突然聽到一陣動靜,聽聲音,像是有大批動物在移動。

他一站在地上,就变成了道道然道:我当然不能就叫你混蛋

一眨眼3天過去了,帝都超能力學院開學典禮明天如期舉辦。

夜幕剛剛掉落,帝都已經燈火通明起來。

莫鬼站在帝都超能力學院天臺之上,從這里可以俯瞰到整個帝都夜景。

今夜無風卻有失眠人!

莫鬼坐在天臺邊緣,兩腿懸空。腦海中千頭萬緒,滿臉說不盡的惆悵。

明天開學典禮了!

她?會來嗎!!

夜,漸漸涼透。露水沾濕了莫鬼碎散的頭發,莫鬼感覺此時自己的吸進肺部的氣體都是冰冷的。

叮咚一聲!

是帝都超能力學院的大鐘響了,宣告著午夜來臨。

吱~呀!

天臺生銹地鐵門被推開,節奏整齊的高跟鞋踢踏聲音突兀地在天臺上傳開。

莫鬼挪了挪屁股。

桀青穿著一件純白道服坐在莫鬼剛才的位置。

空氣里一片沉默,倆人都在等對方開口。

倆人目光對視一齊說,

“好……”

“你……”

感到無比尷尬后,隨即又雙雙扭過頭去。

莫鬼望著遠方閃爍地霓虹燈說。“算了,你先說吧。”

桀青把頭扭過來如狼似虎盯著莫鬼躲閃地眼睛,“聽人說你最近找個新女友,呵呵!終于還是找到個跟你門當戶對的伴侶嗎?”

“我目前只是對她有點好感,僅此而已。”

桀青將目光從莫鬼身上移走,“就這些?我還想聽你為她辯解呢。”

莫鬼把頭放在桀青耳朵位置,這個位置桀青以前的長發輕松蓋過,現在桀青卻只留著接近耳根的短發。

猶豫了一會兒,莫鬼還是把手收回去了。

桀青感覺到了莫鬼手掌的溫度。

桀青和莫鬼一樣盯著遠方五彩斑斕地LED燈,緩緩地說,“閑礙事我給剪了。煩惱絲只會給我帶來煩惱。”

“你做了不明智之舉!”

“至少比你強,不敢愛不敢恨,無辜了不該無辜地人。你這是聰明睿智之舉?”

面對桀青咄咄逼人的態勢,莫鬼無奈苦笑。

“對不起!!”

莫鬼覺得自己心里好痛!

“呵呵,對不起~我可以和你說一千遍,一萬遍。”

莫鬼霸道地把手從桀青后背繞過,想把她攬進懷里。可被桀青側身躲過了。

“別碰我!咱們倆人沒有半點瓜葛了,男女授受不親。”

莫鬼苦笑著作罷。

“莫鬼你知道嗎?你現在在我眼里,就是個懦夫,徹徹底底地自卑幼稚的小屁孩!!”

“現在的你變得優柔寡斷,做事猶豫不決。”

“桀青我……”莫鬼欲言又止,他還能做些什么呢,留著黑夜給桀青罵吧。

“找了個平民美女尋求安慰,尋求理解?”

……

桀青越說越憤怒,桀青眼睛中神圣之光照耀出來,她的雙眼被光芒籠罩。

桀青是光明系異能者,黑暗系的克星。

桀青太爺爺突然出現在莫鬼背后,在黑暗中觀察有一會兒了,莫鬼甚至都沒有聽到他的腳步聲。“你就是莫鬼?”

桀青慌忙起身說,“太爺爺!你怎么跟來了?”

桀青太爺爺搖搖手,示意桀青不要管。

“嗯~。長的倒是英俊瀟灑,頗有氣宇軒昂地氣質。怪不得能把我們的小公主迷得神魂顛倒。”

桀青又喊了一聲,“太爺爺……”桀青明白自己太爺爺要給莫鬼個下馬威,或者說教訓。

“所以,您只是想清理一批老物件兒,把房子重新裝修一下,好用來給兒子當婚房?”

“是是是,只是之前的東西已經被我賣過一批了,但是聽人說我被人坑了,這才想著找一個靠譜的地方。”

眼看著兩個年輕人的臉上有些不信,那老人在自己的身上來回的摸了幾下子,拿出了一個懷表。

張成只是一打眼,便拿出了四百塊錢,買了下來。

他是知道的,第一次不能把錢掏得太狠,臨走的時候還囑咐了那個老人家,再來的時候可以準備一些好一點的物件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金刚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魇之王

东家少爷

梦魇之王

绿袖子

梦魇之王

卡密撒嘛

梦魇之王

海花盛开

梦魇之王

肘子不好吃

梦魇之王

虎儿有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