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忧伤的小火鸡……》。

为了他这一生中唯一做错的一件左捏右掷,右捏左钢,一捏便是

“和王強軍都學啥了?”

二柱子少有地嚴肅起來:“他是特種部隊出身,身手確實了得,不過他并沒有教我格殺術,而是教我跟蹤與反跟蹤,監視與反監視,還有暗殺。”

我一怔,王強軍這是想把二柱子培養成中國的詹姆斯邦德嗎?

“你學的這些好像咱們都用不上吧?”

“放心吧,早晚能用得上。”

既然二柱子這么說,我也只好點點頭:“那你學的怎么樣?”

二柱子一拍胸脯,一臉得意地說道:“那還用說嘛,哥是誰,反穿褲子倒穿鞋,永豐誰不認識我張二爺。”(我們村子叫永豐村。)

我白了他一眼:“你要是不穿褲子不穿鞋,全市都能認識你。”

“切!還有幾天能下地?”

“看傷口愈合情況再有三五天就可以。”

有二柱子在身邊說說笑笑,時間過得飛快,轉眼之間四天過去了,因寺院只吃素食,頓頓豆腐青菜,可把二柱子折磨完了,吵著說,等出去了,能吃下一頭牛。

了空師傅隔一天來查看一次的我傷情,老和尚和藹可親,仔細認真,囑咐我不要多想,保持平常心。凈土寺屬于凈土宗,所以了空師傅還讓法華教我們《佛說阿彌陀經》,一為凈土,一為凈心。二柱子一撇嘴跑出寺院去抽煙,我倒是認真學習,主要也是打發時間。

中間林老和林瑤又來看望我一次,林瑤還在生我的氣,從見面到離開一直嘟嘟嘴,唯一說的一句話就是“爺爺,不用擔心他死不了。”林老狠狠瞪了她一眼,對我又是一番囑咐。

“楊涵,自己能走不?”林瑤倚著門冷眼看著我。

“林瑤,楊涵走不了,你來背他吧。”二柱子故意逗著她。

“切!愛走不走,車在外面。”說完,林瑤轉身走了。

二柱子沖我一眨眼:“她這兩天是不是大姨媽來了?”

“你自己去問。”

“那咱們走不走?”

我一笑:“走吧,林瑤其實很單純,只是公主病有些重,再說,都答應林老了,總不至于讓他老人家親自再跑一趟吧。”

臨走前我到禪房拜別了了空師傅和法華小和尚,感謝他們多日的照顧。

了空師傅從僧袍中掏出個小瓷瓶遞給我:“楊施主前路漫漫,這瓶‘清心丸’就送與你,雖不是靈丹妙藥,也不能包治百病,但卻是解毒良藥,對各種陰毒、瘴氣、尸毒等有妙效。”

“了空師傅,這禮物太貴重了。”

“楊施主不要推遲,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地盡其利才是持之有道。”

見了空師傅如此,我只好接過瓷瓶,深施一禮:“多謝了空師傅。”

了空師傅點點頭:“楊施主,珍重。”

告別了了空師傅和法華,我和二柱子來到凈土寺門口,林瑤抱著膀倚著車門,看到我倆出來后,拉開車門先上了車。

“嚯!勞斯萊斯,楊涵你小子娶了一座金山。”二柱子低聲說道。

“滾蛋,我有自知之明,和她就是兩條平行線,永遠不可能相交。”

二柱子猥瑣一笑,故作高深說道:“愛

罗老二收回目光,看向封雷鬼山,“形势怎么样?好多地域都失去了,沐宝甚至都明目张胆出面,怎么会这样?”。

  封雷鬼山苦涩,“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还是回家吧,老祖会跟您解释”。

  罗老二点点头。

  封雷族距离这座城并不远,很快到达。

  路上,罗老二告诉了陆隐封雷族曾经的辉煌,而今只剩下这连一成都不到的地域。

  “我封雷族曾经算是下王星域最强家族,要不然也无法接触罗君,我母亲就是罗君给封雷族的恩......

只听苏樱道:现在,你不妨告诉好个大丈夫,神龙门下的胸襟豪

“哦,我,我說去上班了。我送外賣的。”周樸暗叫糟糕,嘴太快,沒來得及思考,只要想著怎么糊弄過去,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解釋道。

“下面呢?”

“下面還有嗎?”周樸裝傻。

“你還要回來?你叫誰早點睡?”金發男咬牙切齒地問道。

“我說了嗎?”

“你說了!你對著林總說的!”金發男看著一臉無辜的林總,又看看裝傻的周樸,怒氣越來越盛。

“哦,是這樣的嗎?”

“是的,你解釋下,為什么對我說這些?”云兒突然插嘴道,抱著胸,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好像她完全是個受害者似得,突然就站到了金發男那邊開始威逼起周樸來。

“啊?”周樸看著云兒的演技是越來越好了,跟真的似得,看來自己現在孤軍奮戰了,硬著頭皮憋了個理由出來,“額,我,我呢,平時在家經常這么對老婆說的,然后呢,然后我把這里當自己家一樣,對,我一直要求自己把工作的單位當做自己的家,這里就像我家里一樣溫暖,然后就自然而然地說出來了,就是這樣。”

“林總很像你的老婆嗎?”金發男不知對自己的解釋滿不滿意,又惡狠狠地問道。看架勢像是要吃了自己。

“恩,”周樸一看對方要動手的樣子,忙改口,“不是,不像,我老婆比較漂亮!”

“哈哈哈,”金發男似乎聽到了一個好聽的笑話,“我老婆比較漂亮,哈哈哈,你是在逗我嗎?就憑你?哈哈哈”

“母豬賽貂蟬吧,你家的母豬還想跟林總比,哈哈哈,你是想笑死我嗎?”金發男被氣笑了,捂著肚子望著林總,后者一臉寒霜,果然也是被氣到了,不過是哪個女人如果被說不如別人漂亮,總是會生氣的,何況是大美女林總呢。

可是沒有等來她呵斥教訓這個討厭的下人,而是起身冷淡地說:“金總,我想起公司還有些事情,您看爺爺也不在,我先帶您去公司參觀下吧。”

金發男瞪了一眼周樸,見林總都這么說了,只要起身紛紛地走了出去。只是暗暗奇怪,她怎么突然就生氣了,自己哪里說錯了嗎?

春天的天氣就像女生的臉,反復無常,明明上午還好是晴天,下午就已經是陰雨綿綿,騎著他的小電驢,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上。

沿途那些沒有帶傘的人,狼狽的逃竄。

一對情侶相互依偎,浪漫地共撐一把傘。

一群群上班族,在公交站臺下擠在一起躲雨。

一輛輛轎車沖破雨幕,肆無忌憚地在雨中穿行,濺起一片片水花。

周樸已經盡量去躲了,依舊被水花,澆濕了褲腳。

沒帶雨傘的他,獨自穿行在雨中,這點小雨,他沒放在心上,雨點啪嗒啪嗒打在外賣箱上,不需要擔心,那是防水的。

只是雨天路滑,他不敢開太快,影響了送餐速度,有些擔心今天的差評會不會太多。

他的安全頭盔被涂上了卡通圖案,看起來萌萌的,雖然不是他的風格,但公司的要求不能違背,就當童心未泯吧。

直接開進一片小區,停到一棟老舊的高樓前,房子幾十年前的風格了,幾乎家家裝了厚重的防盜窗,看了看外賣單,應該是在8樓,抬頭一看,吃了一驚。

在5樓的防盜窗外一個嬰兒正赤著腳在坐鐵柵欄上,柵欄的縫隙對成年人來說直接通不過,但對這個一兩歲的孩子,一不小心就會摔下來。

樓上的家長似乎發現了異常,驚叫著呼喊孩子,這一喊反而把孩子嚇到了,半個身子從柵欄里漏了下來。

4樓的住戶推開了窗戶,伸出晾衣架打算去勾住孩子,孩子被嚇得亂蹬腿,身子一縮,隨著大人的刺破耳膜的驚呼,孩子直挺挺的從樓上墜落下來。

眼見孩子像一個皮球一樣迅速墜落,樓下找好角度的,周樸早就活動好手腳,等的都快不耐煩了。

“干什么的?”一樓大堂的保安放下了手機,看著頭頂一個兔耳朵安全帽,一聲綠色制服,背著一個巨大外賣箱,呵斥一句,送外賣的他見得多了,懷里還抱著一個白白胖胖嬰兒送外賣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送外賣的。”周樸抖著懷里的孩子不滿道,剛才嬰兒被嚇到了,好容易被他哄不哭了,被保安一喊,又哭了起來。

“孩子怎么回事?哪里拐來的?”保安,把警棍抽出來指著周樸大聲呵斥道。

“樓上掉下來的,我撿得。”

“你糊弄鬼呢?你別動,誰叫你上去了。”看到周樸打算上去,保安一把拉住,“你看你就是個人販子,你別走,我馬上報警。”

“我把孩子送回去,應該是在5樓掉下來的。”

“想騙我?你這樣的騙子我見多了,你那也別想去,給我乖乖待著。”保安一邊掏出電話報警,一邊扯著他

董月軒的這個電話打得很是時候,在路正新突然想起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可有這么多人牽掛著自己,在那個星球上還有很多人信賴著自己,自己不能這么就死了,被這種奇怪的生物扼殺在這寂寥的太空之中。

路正行相信自己是更高級的文明物種,他更有資格活下去,至少不應該被對方扼殺掉。

但體內那種歡快的意識到處奔涌著,他們涌向路正行的山口似乎要把路正行的意識徹底清除干凈。

并且全身上下都在劇痛,他勉強同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忧伤的小火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侠世界当赘婿

晨雾的光

仙侠世界当赘婿

雍青玄

仙侠世界当赘婿

刘少冲

仙侠世界当赘婿

上坡路要小心

仙侠世界当赘婿

千萌

仙侠世界当赘婿

棉阿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