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紫微星寻人》。

幸好他还能看,还能听。他第一个看见的人竟是老皮成刚怔住: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眼看着他杀人?倪八太爷冷笑

三个同僚过来,为首一个面如冠玉,神态俊朗,倒是好相貌。

  “走啦!”另一个过来,扯住胡越的衣袖。

  李长空正要了解他们的事情,就和他们一道坐上轿子,来到一处地方。

  是个花园,名叫翠竹轩,小桥流水,绿树成荫,还有一个池塘。在北方,现在竟然还有如此雅致的地方,也是费心了。

  三人很熟悉,点了一堆佳肴,又叫了几个女子作陪,酒至半酣,张从事一把推开身上女子,“一个个庸脂俗粉,令人作呕,滚!”

  却正有一个女子从池塘那边路过,众人“咦!”了一声。

  张从事喝道:“王老头,过来!”

  “哟,张大人!”

  “那边那个姑娘叫来!”

  “这,大人,她不是这里的,她也是个客人,和一个公子来这的!”

  “不是这里的?”张从事眼睛一亮,“那叫她过来吃杯酒总是无防,快快叫她来。”

  “这?”

  “快去!”

  又对门外两个女子道,“你们去把她拉来。”

  于是,两个女子过去,和那王掌柜一起,硬是把那女子拉了过来,胡越一见,还是个少女,只有十六七岁,一脸惊慌。

  张从事一把拉在怀里:“美人,美人,来吃酒。”

  众人起哄,女子不愿意,只叫,“我相公在隔壁,相公!相公!”

  一男子进来,却被张从事两个同伴拦住拉走了。

  于是三人依旧的乱摸那女子。

  “那个相公呢?”胡越奇道,

  “她相公?二两金子把她卖于我们了。”张从事的两个同伴得意地道。

  ‘“我是连州陈家的小姐,我爹是陈员外,你们这样可是犯了强暴民女之罪。”

  女子颤抖着道。

  “胡兄来不来?”张从事扭头道,

  “什么来不来?”

  那三人相互一笑,把门关了起来,扒光了女子衣裳,女子尖叫着挣扎,但哪能挣扎得了。胡越想杀了他们,但怕泄露了自己,只得道:

  “我这几日太累,你们玩。”

  开门回到骠骑将军府。

  次日上朝,心想,要不要参他们几个?但想了想,这胡越和那张从事是一路人,突然为这事参他,怕惹人怀疑,只得不说话。

  过几日,晚上正在将军府,有人递帖来见,原来是兵部尚书刘贺。两人寒喧过了,刘贺道:

  “请大人后院说话?”

  于是两人来到后院,胡越好奇,心想皇帝不是不准百官背后交往吗?这人来一定有有趣的事。

  “胡将军久驻凉州,可知百姓之事?”

  “不太清楚。”

  “胡将军不必捣浆糊,”刘贺笑道,“我知你是英雄,一人平乱匪,斩伽蓝敌将,使野蛮人不敢觊觎我中土二十年。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在朝上观察胡公多时,胡公明面上和其他大臣一样,曲意奉承皇上,实则对当今圣上颇有微词,只是不敢说耳。”

  胡越大吃一惊:

  “不,不,刘公误会了,属下对皇上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刘公万不可怀疑属下的赤胆忠心。”

  “你得了吧,别当我是来试探你向皇上告密,那样的话我就不来了。直接和张公公说几句,你小命不保。”

  “那大人是何意?”

  “明日来我家中如何?”

  胡越只得答应。

  第二日两人在尚书府吃酒,刘贺遣求下人,道:

  “张从事这人喜欢女人,不似胡兄正直,我早有参他之意。”刘贺道,

  胡越一听,冷汗下来了,心想原来这人知道了那晚的事。

  “强奸民女,再杀之,可不是小事,虽然那陈家小姐没有家势,又是外地人,可要真是闹出来,那皇上也无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胡越心想,原来他抓了这个把柄,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笑道:

  “我知大人有鸿鹄之志,大人不必多说了,我知道怎么做。”

  刘贺大惊失色,冷汗直冒,讪笑道:

  “胡兄不必多想,本官适才也是说笑而已,陈小姐的事也不过是些鸡毛蒜皮,大人不必往心里去。”

  胡越笑了笑,道:

  “尚书大人,我替你解决皇室一边和那些镇关大将的事,朝中大臣你也可要我一同弹劾。”

  不顾刘贺惊得哆嗦的脸,凑近了些道:

  “可我要你第一轻徭赋税与民生息,第二,废除殉葬,第三,准许他们自由穿州过县经商营业,第四,允准百姓私营珠宝米粮,第五,……”

  胡越突然厉声愤怒地道:

  “让他们随意穿衣裳,除了皇家的明黄色,他们想穿什么穿什么,允许那些女孩子们出门,允许她们着粉红!不要强制她们裹脚!不要再役使他们挖海造山,不要再兴文字狱,他们不是奴隶,他们也是人!他们是你的同类!”

  说到最后,几近咆哮,言词厉色,十分激动。

孙宇看着临时拼凑的桌椅,明显不是一套,却也没太多讲究,直接在朝南的位置上坐下了,其余人等依次坐下。

“本官来此的本意,诸位大多都还不清楚,先在这边说一下,在龙岩那边,发现了铜矿。”孙宇说完,举起茶盏喝一口,顺便看看诸人的反应。

“国公爷,那赶紧开采啊!”程镇北一听就赶紧叫嚷起来,这铜就是钱啊,忠勇军本就缺钱缺的厉害,居然有铜矿,那可不得使劲开采。

陈其司在一旁不住点头,程镇北这话说得没错,到现在麾下弟兄......

人身蛇尾的美貌婦人,雙手緊緊地抱著張小河。

婦人臉上寫著“淫”與“邪”二字。

那一對豎瞳之中,盡是邪惡的情緒。

接著她開始脫衣服,身體的飽滿浮現在張小河眼前。

婦人一下子撲倒了他身上,二話不說就要開始做壞事。

整個過程中,張小河都格外的平靜。

即便那一對碩大白嫩在他眼前如何晃悠,他都沒有絲毫淫邪的想法。

他一把推開在他身上,吐蛇信子的蛇婦人。

“你再反抗,我就先殺了你。”蛇婦的表情忽然間格外兇狠。

張小河的表情依舊冷淡,兩者的目光在空中對接。

許久,蛇婦人別過了頭,有些不高興道:“沒意思!”

隨即穿上衣服,一甩手走了出去。

屋內張小河坐在紅床之上,心思飄忽著,隨后他起身打開房門走到了外面。

蛇婦首領之所以退讓,或許是因為張小河比他更像是一條毒蛇。

走在大街上,張小河環顧四周。

這里無論是裝飾還是修整,都要比外面的現代樓房和土房子精致不少。

仿古式建筑一座座整齊排列在街道兩邊,路面是由青石板磚撲就而成。

每家每戶的雕花窗,更是給此地增添了幾分古韻。

這是一個古鎮,要是住在這種地方,那自然是頂好的,可惜古鎮上住的可都是蛇婦人。

張小河走在大街上,一個個蛇婦人或老或少,都虎視眈眈地看著他。

那些眼神似乎都能吃掉張小河,可走在街上卻沒有一個人敢動他。

殘存在他身上的首領氣味,告訴每一個蛇婦,這是首領的獵物。

張小河四處望著,發現這古鎮里面,竟然還有些賣東西的店鋪。

他走到一個店鋪旁邊,拿起一個木工黃牛,微笑著問道:“請問這個怎么賣?”

賣東西的小姑娘盯著他,直流口水。

張小河輕微咳嗽兩聲。

“哦哦,全部都是十塊錢一個。”

她說著又拿出了一堆木工玩意,都是些木雕動物,其中有些奇形怪狀的,還有些異獸的。

總之各種各樣的都有。

“要不看看這個吧。”小姑娘見他不說話,以為他不喜歡。

一個拳頭大小的人形木雕,被她從一個包裹中拿了出來。

“這是什么?”張小河皺著眉頭問道。

這個木雕用黑色的木頭雕刻而成,是一個穿著衣袍的人的形象。

衣袍上的紋路,可以涂抹了紅色顏料。

“這個是給村子帶來災難的黑袍人,大家都很恨他,生氣的時候就會買一個,打碎了泄憤。”小姑娘扭著蛇尾巴,湊到他耳邊小聲說道。

張小河點頭,忽然他感覺到脖子上有一絲痛楚。

他連忙推開小姑娘。

“對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看到你就像咬。”小姑娘連忙道歉。

張小河有些話語哽在喉嚨說不出來。

“不礙事。”許久,他說道:“這個雕像我要了。”

“謝謝惠顧!”賣出了東西,小姑娘很高興。

張小河取出一張卡牌,交到小姑娘的手中,說道:“這是一張卡牌,可以用來召喚寵獸,我這個寵獸有減速和治療的作用,用它跟你交換。”

“這太珍貴了,我不能要。”小姑娘有些苦悶,他知道卡牌肯定不止十塊錢。

“就用這個交換,我說可以就可以。”

“不行……我不賣給你了”

忽然一到風刃斬碎黑袍人雕像,張小河說道:“你看我弄壞了你的東西,你必須賣給我。”

“你這是強買強賣!”小姑娘氣呼呼的。

之后,這張卡還是收下了,沒得法誰叫張小河打碎了人家的東西呢。

“下次不做你生意了。”

“下次再見。”張小河笑著揮揮手,告別了小蛇女。

走過一個轉角路口,他背靠著墻,疲憊地吐出一口氣。

蛇婦之中也有些天真善良的孩子,那么這個生命的存在,倒是是正確還是錯誤呢。

張小河苦惱不已,他無力地坐到了地上,雙手抓著頭皮,腦袋格外的熱。

哪來那么多對錯,他只知道那個孩子,是跟人類孩子一樣天真的小孩。

試問他自己忍心,對小蛇女下手嗎?

他做不到,因為那是在殺人,殺好人。

“你在這里啊。”清脆但又有幾分凌厲的聲音出現在他耳邊。

張小河抬頭,看到了那個有著一雙橙色豎瞳的蛇婦首領。

“有事?”

“你或許跟其他人不一樣,我帶你去見個人。”

還沒待張小河回應,她就一把扛著張小河飛快移動起來。

一個個街景從他眼中掠過,張小河沒有掙扎,有氣無力地趴在她身上,像極了一只受傷的小獸。

“你很奇怪,我覺得你比我更像是一個野獸。”蛇婦說道。

“不奇怪,我是在荒野中生存的,當然想野獸,而你們這里還保留了文明,你們自然不是野獸。”張小河淡淡地說道。

蛇婦首領身軀一震,“或許你能幫我們立足于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已經變了。”張小河長嘆一聲。

她沒有接著說話,走過幾條街之后,他轉身進入一個漆黑的小巷。

來到一個木門前,輕輕敲了敲。

木門打開,隨后張小河眼前的世界陷入一片漆黑。

木門合上之后,一盞油燈在屋內點亮。

蛇婦首領將張小河從肩上放下,這時他才看到那個坐在油燈旁邊的蒼老婦人。

與首領一樣,這也是一個蛇婦。

“你好,外來人。”蒼老容顏綻開柔和微笑,她的聲音也是那般蒼老。

張小河扭頭看像首領,眼中盡是詢問之色。

“先坐下吧。”老婦說道。

首領拉著張小河一同坐在了老婦人的前面。

“你讓我來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嗎?”張小河語氣詢問,他不知道老婦找他有什么事。

“你應該也看到了,我們這里都是蛇婦人,但是即便是我們,也希望安安穩穩地活在這里世界上。”

“我希望能幫我們。”老婦直言道。

“我何德何能?”張小河萬分不解,如果沒記錯,他可是第一天來這里。

老婦停頓良久,皺著眉頭回想著,忽然說道:“不知道,但是總覺得你可以,很奇怪的感覺。”

這個說法顯然不能忽悠張小河,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多么特殊。

“我能幫你們什么?”張小河順水推舟。

老婦忽然挺直了腰板,說道:“你應該看到了,我們這些蛇人,有人的一面,但也有野獸的一面。”

“但是我們身為人這一面卻不容易戰勝人的一面,只能一代一代的自我馴化,我們抹殺了好幾代獸性蛇人,最終篩選出了如今這些基本上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族人。”

“但是還不夠,我們需要提高我們人性的東西,你要是以后遇到了,就注意找回來一些。”

張小河愣了愣,老婦人的話,著實驚人。

抹殺幾代的獸性蛇人,想想都震撼,這是族內萬代大計,究竟是什么人有這樣的本事。

“怎么樣,你答應嗎?要是你答應的話,你就是我們永遠朋友。”

“看來我不是唯一一個啊。”張小河哈哈笑道,以前的路過此地的人,未必全部被殺掉。

“確實,但是有些人品不好的,我們是會處理掉,畢竟還保留了些獸性。”老婦直言不諱。

張小河想了許久,最終答應了老婦人的請求。

反正只是順便,這個忙幫不幫都一樣。

“可我還是有個疑問。”

“你說。”

“外面的那些男性為什么跟你們分開住,搞得他們很像是奴隸一樣。”

老婦有些語塞,隨即說道:“他們害怕我們。”

老婦忽然撩起了自己的衣服,指著自己的腰說道:“有些蛇人是最初那一代的,我們中有些是他們的妻子女兒母親。”

“他們愛著我們,也怕著我們,要是跟我們住在一起,一代獸性特別強,不小心就會控制不住自己。”

婦人的腰上是一圈觸目驚心的疤痕,上半部分是人身,下半部分是蛇身。

張小河內心都在顫抖,“進化神教的畜生!”

“你認識那個黑袍人?”老婦眼睛亮著兇厲的光。

“不認識,當我知道他屬于一個叫做進化神教的邪惡組織,我跟他們有過節。”

婦人眼神更加兇厲,怒聲道:“這樣的組織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忽然,門外響起急促的敲門聲,“不好了,老祖宗。”

“進來。”

門外的蛇人,急急忙忙走了進來,說道:“男人都跑了,要不要追回來?”

屋內忽然陷入死一樣的寂靜,四個人誰也不說話。

張小河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因此沒有說話。

老婦低著頭,首領皺著眉頭,另一個蛇女擔驚受怕。

“總就是敵不過害怕,走了也好。”老婦悠悠嘆到。

這個時候剛剛進來的蛇女才敢說話,“我們在外面找到了三個男人,兩個大的一個小的,怎么處置他們。”

張小河一聽,暗道壞了。

“我兄弟手中又卡牌,要趕緊去找他們。”張小河留下一句話。

急急忙忙出去,騎上風刃鳥就朝著一個方向飛。

趙助手上的風刃鳥是他的,他知道此時他們的位置。

柴房院子內,趙助眨了眨眼睛,“我不是在做夢吧。”

他看到了什么,蛇女!

“是真的。”吳有臉色嚴峻,把弟弟往身邊靠了靠。

“圍住他們。”領

南宮樂很擔心自己的師娘的安危,他剛剛可是看到了師娘被毒蜂蟄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

胳膊下夾著南宮樂的老頭一臉喜滋滋地帶著幾個弟子瘋狂地奔跑著,簡直比娶了老婆還要開心。

他身后的弟子也是一臉的瘋狂,跟集體抽瘋似的,原以為空臨道尊已經是最瘋狂了,沒想到這里還有一群比他牛逼的人。

“小家伙兒,別老是苦著一張小臉兒,以后到了我們天衍宗,我們自然是不會虐待你分毫,所以別老是想著逃,那......

花寡妇的痛若虽然有了发泄,酒?魏子云道:就是我们兄弟四人”叶秀珠道:“你……你凭什么一次了解到恐惧的滋味——那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紫微星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御剑魔皇

沧海太华

御剑魔皇

三千弱水

御剑魔皇

吃草的老羊

御剑魔皇

一虚二名

御剑魔皇

雨晏

御剑魔皇

惜我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