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压迫》。

連忙收斂心神,很是認真地問:“老大,什么事?”

林肖將事情的經過了他說了一番,老鷹聽到了林肖的話,也是大為震驚。

這個案子的作案手法簡直喪心病狂,即便是老鷹他們這種混跡于底層的人,聽了之后也徹底暴怒起來。

“沒想到在老子的地盤上,居然還有這樣混賬的事情發生?!林哥你就放心吧,就包在我身上,我這就將下面的人叫來問問,看看他們有沒有什么線索。”

“好的,那就麻煩你們了。”

掛了電話之后,林肖便自顧自地淡定喝起咖啡來。

看著林肖的樣子,江凝倒是有些著急了:“喂,你剛才跟誰打電話來著,也沒見你問出一個所以然來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趕緊說啊……”

林肖說道:“你倒是著什么急啊,現在才過了多長時間!人家調查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好吧?”

沒有辦法,江凝聽到了這話,也就只能夠遵從林肖的意思,在一邊靜靜地等著。

但就算是這樣,江凝現在也根本沉不下心來。

她一會兒看窗外,一會兒又看著林肖。

終于,林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他連忙接通電話:“你可總算來電了,怎么樣,查出什么來了嗎?”

“老大,我查出來了……”

電話那頭的老鷹,將事情的經過給林肖說了一遍。

很快,就又掛斷了。

這時候的江凝,早就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情緒了。

她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林肖問道:“怎么樣怎么樣,你朋友他們到底調查出來了一些什么啊?”

“我告訴你,還真的調查出來了!”

林肖笑著回答。

“那趕緊告訴我!”江凝明顯有些激動。

她一拍桌子,倒是引起了咖啡廳里面其他人的注意。

咖啡廳本身是一個非常安靜的環境,被她這樣一吵,旁人自然有些不自在了。

林肖對她說道:“你著什么急啊,聽我慢慢道來。”

他喝了一口咖啡,這才接著說道:“我那個朋友,他有一個手下是全程目睹了事情的經過。而且,那個兇手他也認識。所以,你現在如果真的想要調查的話,其實也非常好調查!”

“哎呀,大哥,你就撿重點說唄……”

江凝急得都快要哭了出來。

但林肖見她這樣,倒是不高興了:“喂喂喂,你這人怎么這樣啊?究竟是你求我還是我求你?請注意自己的態度!”

見他這么說,江凝終于將一臉的不爽全部收斂。

然后,硬是擠出來了一副笑臉,對林肖道:“林肖大哥,我求求你,快點告訴我好嗎?”

“這還差不多,來,再給哥笑一個!”

“滾!大不了我自己去調查!”

江凝見林肖得寸進尺,直接把眼一瞪。

林肖這才收斂起情緒,不跟她兜圈子了:“算了算了,我直接告訴你吧。其實,我朋友有一個手下就住在那條街上。他那天夜里面起來上廁所,就在窗子里將事情的經過看的一清二楚。”

“真的嗎?那咱們趕緊去找你那個朋友吧!”

江凝說著,就要拽著林肖朝著外面跑去。

但林肖卻神色淡定地問:“喂喂喂,你至于這么著急嗎?這也不過只是一個人證而已。就算他勉強算是個目擊者,那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任何證據,你能定得了那個人的罪嗎?”

“這……”

江凝一時沉默。

林肖伸了一個懶腰:“真是沒想到,你堂堂一個警察,為什么這么急躁啊!”

“我也是為了能夠盡快破案嘛!”江凝無奈。

林肖回答:“破案子靠的是智慧,而不是沖動。再說了,你知道那個兇手是誰嘛,就這么著急忙慌地跑!”

“誰?”

“天地幫副幫主!”林肖脫口而出。

同時,他也就注意了一下江凝的神態。

果不其然,此時的江凝,整個人都仿佛是微微一顫。

而她的臉上,也浮現出來了一抹淡淡的驚慌之色。

看著她的樣子,林肖也就是問道:“怎么樣啊,你現在還想這么沖動嗎?”

“你說的是真的嗎?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那這件事情還真的很棘手呢……”

江凝半晌之后,才說出這樣的話來。

“沒錯,所以我才讓你不要輕舉妄動啊。因為你如果輕舉妄動了,事情不就嚴重了嘛!”

直到此時,江凝的情緒擦算是穩定下來。

她知道自己剛才實在是太激動了,以至于沒有弄清事情的真相就想要盲目

幾周前,他還想不到,一個小小的贅婿,竟然能給自己帶來這么大的麻煩。

“贅婿?張總...你確定嗎?”

“千真萬確啊袁老弟!現在整個云城都傳開了,他們柳家還有柳煙云名下的乘云集團,已經是云城第二了。下一步,怕是就要收拾我們張家了。”

袁十三將信將疑的看著張廣來,見他的眼神并沒有躲閃,也沒有什么多余的小動作。

應當是沒有對自己說謊才對。

“區區一個贅婿,洪家和潘家手底下有這么多高手,隨便找一個,將他做掉就是了。”

“誒,袁老弟,你可別提了。你可知道,號稱云城第一高手的向名利?”

袁十三點了點頭,表示認識。

“他就死在了那贅婿林洛手里!”

“什么?一個贅婿,竟然能勝得過向名利?”

林洛的存在,一次又一次刷新著袁十三的認知。

“你們,有沒有仔細調查過這個人的身份?”

張廣來聞言立即說道:

“那是自然,只不過...他的經歷很單純,早年雙親罹世,不得已做了柳家贅婿,僅此而已。”

袁十三自然不相信,一個履歷如此簡單的人,竟然有這么大的本事,這么高的功夫。

只是,目前既然查不到關于他的信息,也就只能暫時按下不表了。

“無論如何,井總的意思很簡單,云城,除了你們張家之外,不能有其他人占據話語權,剩下的應該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是...我明白,只不過...”

“不過什么?你還想跟井總討價還價嗎?”

張廣來聞言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意。

“不是討價還價,而是想要請求井總支援。”

“支援?難道,以你現在的實力,還對付不了小小的柳家嗎?”

袁十三露出了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每次來見張廣來,他總是會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

要不是他還有些作用,恐怕早就被井總踢出局了。

“這個...一來是最近張氏集團的經營狀況不好,云城這么亂,您也是看在眼里的。二來嘛,我還需要兩個比向名利厲害的高手保駕護航,才好對柳煙云和林洛動手。”

“好,你的訴求,我會跟井總轉達的。”

“且慢,老弟啊,除了兩個高手之外,我可能還需要些資金支持...”

“說吧,你需要多少?”

“不多不少,兩個億就足夠了。”

袁十三見張廣來又開始獅子大開口,強忍著怒火沒有發作。

不過,為了大局著想,袁十三只是應承了下來。

畢竟,如今天嶺集團正在與軍方合作,下一盤大棋。

而偏偏云城和張家,又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故而,現在只得先容讓他們幾分。

...

...

是夜,魔都,天嶺集團總部。

袁十三趕回魔都后,立即準備復命。

但尋遍了集團上下,都不見井潤澤蹤影。

這個大少爺,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逍遙了。

無奈之下,他也只得撥通了視頻電話。

很快,視頻接通后,袁十三清楚的看到,井潤澤應該是身處高級會所的包間內。

視頻里,還不時的傳來了女人的歡愉之聲。

袁十三見狀輕聲嘆了口氣,只好默默的等待了一會兒,井潤澤才赤裸著上身,出現在了鏡頭內。

“袁叔,怎么是您啊?”

井潤澤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顯然是在責怪袁十三打擾了自己的美事。

“少爺,有件急事,想要跟您匯報一下,不知...”

“我現在不太方便,兩個小時后,公司見。”

井潤澤匆匆掛斷了視頻,袁十三也十分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個大少爺,業務能力沒的說,但私生活卻糜爛的嚇人。

他體內的欲望,就像是馬里亞納海溝一樣,深不見底。

無論是在肉體還是精神上,皆是如此。

無奈之下,袁十三只得在井潤澤辦公室內等候。

果然,到了后半夜,井潤澤在略顯疲憊的回到了辦公室。

“讓你久等了袁叔,說吧,到底出什么事兒了。”

“云城那邊,潘家與洪家在十天內全部垮臺,聽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財閥柳家一手操控的。”

“柳家?聽都沒聽說過,張廣來怎么說,他難道連一個小小的云城都控制不住嗎?”

“根據張廣來所說的,柳家招贅了一個贅婿,此人名叫林洛,有些手段,潘家和洪家都是死在了他手上。而且,他還想再請求咱們在財物和人員上給他一定的支持,便于他對付柳家。”

“你說什么?一個贅婿...呵,這張廣來可一越來越能編故事了。”

”樊大先生道:“来收回你的话道:“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因为

“扎根倒不至于,不過想在丙國找到容身之處,梁家也是最好的去處,有了這個信物,梁家的人,就不會懷疑我的身份。”偌大的丙國,僅有梁中步才有毛狼靈鐲。

不過人的性格,皆有不同。

模仿了梁中步的行事蠻橫,卻無法擁有梁中步的記憶。

“想要進入游樂園,可以選擇支付以下三件東西之一。”售票員的方向傳來聲音:“1、500毫升自己的血液。2、500精神力。3、一個活人。”

“購票后,便可以按照規則進場游玩。”

ps今天第一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压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七狱魔王传

剑无云

七狱魔王传

期棠

七狱魔王传

逝水离渊

七狱魔王传

云梦大领主

七狱魔王传

挑兰灯

七狱魔王传

丧尸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