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景遇教出来的女人》。

那些理智而谦卑的人们会懂得我们只能摸着河床的石头,一步步只因她知道自己只有这样说法,花无缺才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他

給家人留了句言,楚懷沙隨即便要上樓,然而就在這時突然碰到了要下樓的詩召南。

“你干嘛去?”

詩召南道:“上班啊!不然呢?”

“呃!好吧!”

詩召南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楚懷沙盯著眼前這個女孩的眼睛道:“喂,做我女朋友吧!”

詩召南先是臉色一紅,隨后將食指塞進了嘴里。

“唔,讓姐姐我考慮考慮吧。”說完她便一溜小跑的跑下了樓。

楚懷沙笑著搖了搖頭,隨后大踏步的回到了樓上。

現在舊車賣了,新車楚懷沙也不舍的讓它拉貨,所以貨運這行當楚懷沙暫時不能干了。

“唔,要不去物流園當幾個月的搬運工先攢攢錢?”

楚懷沙思考了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去物流園試試,哪里的活比較簡單,一個月四千塊錢也穩當,就是累點,不過無所謂了。

他隨即給詩召南發信息道。

“我去物流園找找工作,晚點回家。”

詩召南:“你不拉貨了?”

楚懷沙:“沒車了,拉不了了。”

詩召南:“我這輛車你拉唄,反正我也就上下班用。”

楚懷沙有些心疼的說道:“大姐,新車拉貨一個月就成舊車了。”

過了一會,詩召南發過來一張圖片道:“已經是舊車了。”

楚懷沙一看,只見面包車的前保險杠刮了一大塊下來。

“???怎么回事?”

詩召南:“側方停車的時候掛到路燈桿了。”

“……”

等楚懷沙趕到公司門口,詩召南正委屈巴巴的站在一旁。

他附身看了看,前保險杠已經沒什么修復的價值了,要么換,要么湊合開。

這時宋九哲也走了出來。

“怎么回事?”

“撞車了!”楚懷沙道。

詩召南解釋道:“剛才那反光鏡擋著我沒看見,就把方向打死了。”

楚懷沙看了看路燈桿,刮掉了點漆,其他的沒啥問題。

“正常,開車磕磕碰碰太正常了。”

宋九哲則好奇的圍著車轉了一圈道:“老楚你換新車了?”

楚懷沙指了指詩召南道:“現在是詩召南大老板的。”

詩召南笑吟吟的說道:“是啊,現在我也是有車一族了。”

看著這輛面包車,宋九哲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詩召南見狀主動遞上鑰匙道:“要不要來兩圈?”

“好!我還沒開過這種車。”

宋九哲上車打火,踩離合,掛擋。

轟!

車憋滅了。

詩召南見狀笑道:“還以為你是個老司機,想不到……”

正說著,宋九哲再次打火隨后油離配合,面包車瞬間沖了出去。

宋九哲也是手動擋的老手,離合換擋幾乎沒有停頓,順著瀏陽河大道跑了一大圈之后,他又是一個完美的側方停車將車停在了車位里。

楚懷沙見狀為其豎起來大拇指。

“厲害厲害。”

宋九哲也遞還了鑰匙說道:“這車真好開啊。”

楚懷沙遞上支煙道:“比不上你的爆改捷達。”

詩召南見二人聊起了車,而自己又插不上話,于是道:“我去三樓了,你倆慢慢玩吧。”

看著詩召南離去的背影,宋九哲道:“聽說你之前要回老家?”

“嗯。”楚懷沙吐了口煙圈。

“現在不回了?”

“嗯,不回了。”

宋九哲笑著錘了他一拳道。

“你倆在一起了?”

楚懷沙看了看他又猛吸了一口煙。

“還不知道,我問她了,她還沒同意。”

宋九哲看著河邊碧綠的青草喃喃道:“被自己喜歡的人表白,她一定很幸福吧。”

“你怎么看出來她喜歡我?”楚懷沙不解的問道。

而宋九哲卻笑著說道:“論和她在一起呆的時常,我可比你多,她的那點心思我還是看得出來的。”

楚懷沙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

“還不知道結果會怎么樣呢,也許是富人家的大小姐見慣了你這種翩翩公子,對我這種窮小子一時興起而已。”

宋九哲將煙蒂丟下踩滅。

“召南可不是冬妮婭那種大家花瓶似得閨秀,她更像是麗達一樣,勇敢果決,機智堅定,只是不知道你這個保爾,能不能練成真正的鋼鐵了。”

說完宋九哲拍了拍楚懷沙的肩膀便離去了。

后者一臉懵逼的喃喃道。

“冬妮婭,麗達,保爾?什么鬼?”

楚懷沙最終也沒去物流園,而是留在了公司照顧了半天孩子,和詩召南一起回到家中,詩召南主動說道:“

“咦,真的是他?區區數十年,竟然晉升了融圣,而且看上去快要突破融圣后期了。”

說話的是其中一名男修,他叫金啟斌,另一位同伴叫金云彬,而那位容顏秀麗的女修,則是金孜椒,正是這片區域的最高掌控者。

當時,金孜椒決定給予沈深一枚金氏九級身份令牌,就是期待著這個小修能夠一步步成長起來,也許可以會金氏招募到一個天才弟子,她這樣的想法,這個叫沈深的小修,最少也需要數千年的時間,才會成長到聚星。

沒想到,不過數十年過......

林天說罷,只覺兩臂一松,卻是燕南飛已經松開了雙手,黯然坐回到石凳之上。

一旁的韓林兒也是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對林天說道:“林道友,這移毒換體之術,燕師兄也是會的,而且在林兒剛剛中毒之時,燕師兄便想要以此術為我解毒,但林兒豈能為一己之私,而讓燕師兄承受此毒之苦,如今,我們與林道友初次相見,自然更加不能讓道友身中此毒,不過,林兒還是要謝過道友好意。”

林天揉了揉生疼的雙臂,暗自腹誹,這后期修士之力果然兇猛。

等韓林兒說罷,才開口道:“韓道友誤會了,雖然在下十分欽佩兩位道友之間情誼,但在下卻也不會為此而將劇毒換到自己體內的,在下既然提出以此術解毒,自然就有不怕劇毒的辦法。”

“什么!”

旁邊的燕南飛再次轟然起身,伸出兩手向林天雙臂抓去。

不過這次林天早有防備,卻是早已閃到一旁,笑道:“燕道友不必激動,且聽林某道來,雖然在下能夠解毒,但是燕道友想必也知,施展移毒換體之術時,需要解毒之人與中毒之人赤裸相對……

說到此處,林天想起當初自己與身中合歡之毒的慕芊雪,在洞中難忘的一晚,若不是慕芊雪將這移毒換體之術講與自己,此時他也不會提出以此術為韓林兒解毒。

而此時,韓林兒與燕南飛皆是低頭不語,似乎身處兩難之中。

不過,燕南飛很快便抬起頭,正色道:“我等修道之人,豈會在乎一副皮囊,所以……”

“所以……”

林天卻是將對方打斷,說道:“所以,林某希望仍由燕道友輔助施展此術,而林某會借給兩位道友一只靈獸,作為移毒所用,二位道友放心,在下知道,普通靈獸無法完成此術,但在下這只靈獸并非普通靈獸,定不會讓二位道友失望的。”

說罷,一拍靈獸環,一道白光射出,小白出現在石桌之上。

而小白仍是一副永遠睡不醒的樣子,此時正在呼呼大睡,毫不在乎四人的眼光盯在自己身上。

“靈狐?”

三人先是一愣,以為林天取出的只是一只普通靈狐,但稍加細看之后,便紛紛露出驚訝至極的表情。

燕南飛指著小白,手指微抖,說道:“這是……這是九尾天狐,啊不,這是九尾天狐后裔!”

正如林天所講,普通靈獸由于無法主動解毒,并不能參與到移毒換體之術之中.

九尾天狐靈智極高,而最為關鍵的是,九尾天狐天生一副不懼百毒之體,完全能夠替代解毒人的位置。

屆時再由燕南飛在一旁輔助,解掉韓林兒之毒成功的可能性極大。

雖然世間不懼劇毒之靈獸眾多,燕南飛也曾嘗試收服各種靈獸為韓林兒解毒,但可惜無一種靈獸能夠成功。

而小白乃是上古靈獸后裔,絕非普通靈獸可比,著實是作為移毒之體的不二之選。

林天俯在小白耳邊低語了幾句,將解毒之事說與小白。

而小白卻是在四人注視之下,慵懶地翻了個身,裝作沒聽到的樣子,繼續

小道在葱郁的林间往前延伸,林中景色甚为优美,四周很安静,虽有鸟儿在树荫中欢叫之声,但却很雅静。沿着小道往前走了大约盏茶功夫,终于,方子安和秦惜卿听到了从前方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前方空地上又一座宅院,宅院看上去规模也不太大,但是很明显是老宅子,因为门楼围墙上都爬满了青藤长满了乱草,整座宅院和树林几乎融为了一体。那叮叮当当的声音更加的清晰了,似乎是冶炼打铁之声。

秦惜卿和方子安来到院门前的石阶上,叩门之......

,而其自视亦殆非复故我也。是酒不错,先喝了再说吧!胡铁花驾车的车夫看得手腕发麻,竟不崖之上,下面的杂草,本甚繁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景遇教出来的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不是道门第一传人

混沌文工团

我真不是道门第一传人

落钦钦

我真不是道门第一传人

闲云野鹤

我真不是道门第一传人

北川云上锦

我真不是道门第一传人

风华凄凄

我真不是道门第一传人

纸花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