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讨厌之人》。

夜幕中的小巷,別墅對面,一間破舊的老房子中,一個女子躺在床上,蜷著身子。

冷風颼颼地從外面破舊的窗戶間灌入,凍得她手腳冰涼。

腦海中,當初的一幕幕閃過。她的臉上糊滿了淚水,但是除去傷心的哀哼外,她還咬牙切齒著。

“西索爾!”她哽咽的聲音中,透著絲絲的恨意。

若是李元在這,他一定能認出,躺在這破舊老房子中,伴隨著她輾轉而吱呀作響的床上的人,就是當時西索爾介紹給他的米菈女士。

她身上蓋著的是用粗麻制作成的被子。若是放在以前,要是誰敢拿這東西過來給她,保不準讓她一腳踢一邊去。

但是現在,窗外又是一陣冷風灌進來,令得她不禁打了個哆嗦,忍不住又縮了縮身子。

不過就這時,她隱隱聽到了哽咽的聲音。

米菈心中莫名的一驚,坐起身來。

慘淡的月光冷冷地灑在窗臺,給這冬日的夜晚更是憑貼了幾分寒意。

窗外的小巷,對面的別墅中,一個身材豐腴,面容姣好的女子捂著自己的嘴,哽咽著快步向著遠方離開。

雖說這個過程不到短短一分鐘時間,但是以米菈當初在西索爾身邊培養出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女子。

啊,就算是認不出別人,也絕對不會認不出她。

畢竟,她對她,可謂是恨之入骨。

“諾!”米菈盯著那遠去的背影,語氣充滿著森冷寒意。

她知道西索爾的這個新歡,或者說,在她的認知中,正是因為這個該死的賤女人,她才會落得這個地步。

因為自從西索爾愛上了她之后,就有些冷落了她和羅斯。羅斯的話,對此并沒有多說什么,但是她卻是感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嫉妒的火焰在她的心中燃燒,她背著西索爾,要找人收拾她。

只不過可惜,事情不知怎么的就敗露了,西索爾阻止了那幫人,保護了諾,并且回來厲聲訓斥了她一頓。

當然,一直以正房自居的她受不了這樣的屈辱,和西索爾大吵了起來。

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吵過后,西索爾居然真的冷落了她。于是,復仇的火焰在燃燒,米菈決定找一個人出軌,報復西索爾。

沒兩天后,事情敗露。西索爾把她叫了過來,什么也沒說,就是吩咐下人把她趕了出去。

流落到街頭后,她才明白,原來失去了西索爾的庇護,她其實什么都不是。

只可惜,她明白這一點的時候,有些晚了。

冬日的寒風凜冽。

她一無所有,等級又不高,不敢出去打怪,最終輾轉良久,才找了這么一處破舊的房子,買下來,在饑寒中度日。

并且時不時的,還得忍受一些流氓的騷擾,以至于她現在連門都不敢出。

見諾的身影越走越遠,米菈自嘲一笑,便打算回床上繼續休息了。

不過忽然間,一個念頭忽然浮現在她的腦海:“這么晚了,這下賤的婊子來這里干嗎?”

一想到這里,她的身體頓時僵住。

她又一次回頭,目光下意識的被對面那棟中世紀風格的豪華別墅所吸引。

在這里住了已經有兩個來星期了,又長時間躲在家里,米菈自然知道,對面的別墅是屬于誰的。

“黑虎幫幫主?”米菈的雙目逐漸睜大:“諾這個下賤的婊子,是黑虎幫派來的奸細?”

想到這,她下意識地邁出兩步,想要奪門而出,去告訴西索爾。

但是剛走了兩步后,她又是停了下來,突然冷笑了聲:“哼!這和我又有什么關系?你西索爾不是很了不起,很護著這賤女人的嗎?現在我倒要看看,當你知道你被這賤女人賣了后,會是怎樣的表情!”

月光透過窗戶,灑在她的后背,給這幽暗破舊的房間勾勒出滲人的陰影。

在微微光芒的映襯下,米菈那張妖冶的臉上,布滿著寒霜,嘴角噙著森冷的笑容。

…………

第二日一早,初升的旭日帶來些許溫暖,融化了一夜的寒霜。

窗外的玻璃上,霜霧凝聚成水珠滑落,留下一條清晰可見的痕跡。

“呵!”李元伸了個懶腰,打著呵欠,然后輕輕一拍在床頭叮鈴鈴大鬧著的鬧鈴,世界突然清靜了。

睜開眼,還有些迷糊的下了床,走到盥洗室,打開門,洗漱完畢,李元這才感覺清醒了許多。

在鏡子前照了照,隨手撥弄了兩下頭發,他才出了門,走到水仙巷。

林小馨和林茵茵亦是從樓上下了來。

“早上好!”

“早上好!”

例常打過招么任性。

维拉的皮动了动,睫毛也跟着晃了晃,王二虎知道这是要醒来了,便赶紧闭上了眼睛。

这是我的主人以后的依托对象,他好帅,好温柔,声音就像音乐树里面的音乐一样动人。我好喜欢他啊!就跟我喜欢地面上的太阳一样,她一直以来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妈妈要离开大地去那个很暗很暗的地底下生活,那里有什么好的?除了杀戮还是杀戮,人间多好啊,这里有温暖的阳光,还有帅帅主人。

维拉伸出手抚摸着王二虎的脸蛋,这张脸比魔王好看多了。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嘴唇,捡到宝了。

“这丫头,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会被自己知道的吗?居然这么放肆,不过蛮不错的,我喜欢。”汪二虎把这个黑暗精灵的心理读了一个遍,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至少在憨货那里是读不到的,同为契约者,憨货怎么就这么不合格呢!

“你在干什么?”王二虎忍不住开口,因为这丫头约摸越往下。

“我,我我……”维拉就像一只被抓住尾巴的小老鼠一样不安。

“好了,又没怪你,你为毛这么不安?”王二虎很疑惑,精灵一族都是这样子的吗?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啊!

维拉顿时间放松了下来,小手儿又不安份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王二虎抓住维拉不安分的小手,温声细语地说道。

“好,好帅啊!我可以吻你吗?”维拉红着脸看着王二虎,小脸儿慢慢地凑了上去。

这哪里还能忍?这个大胆的黑暗精灵,既然敢这么挑衅,得惩罚。王二虎顿时吻了上去,一个翻身,春光又起。

第二天一早,王二虎早早就起来了,维拉却还赖着不起来,王二虎忍不住拍了一下这家伙儿的屁股。

“嗯,让我再睡一下啦!”王二虎无奈只好帮她穿起了衣服,要不然的话被小涵小茹看到了可不好,万一要是被亚格丽丝看到了那就是火星撞地球了。

过程不断地揩油那是正常的,若是没有的话还算男人吗?维拉也就这么被弄得没法睡了,只好起来。

“主人,你好坏哦,不过我很喜欢。”维拉的话令王二虎老脸一红,不过他们已经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人了,不再是陌生人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啦!只不过敢调戏自己得罚。

王二虎此时就是一个初尝禁果的孩子,哪里回想那么多,你敢调戏老子,老子就得罚你,一顿狼吻是逃不掉的了。

“二虎,今天我们……”这时候亚格丽丝抱着菲莉皮兴冲冲地来了,连敲门都没有就自己闯进来了。只是她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这么一幕,顿时间僵立当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个,那个……”王二虎挠着脑瓜子,这下子完蛋了。

“她是谁?”亚格丽丝虎着脸,眼睛瞪得圆圆的。

面前的这个女人很漂亮,肌肤很柔软,很白很细腻,身材也是一级棒,可是,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老娘这才一个晚上没有在这里而已,就这么被人占了阵地,这不是在侮辱自己吗?

“你又是谁?你来干什么?没看到我和主人在这里亲热吗?”维拉可不是任人宰割的普通人,她的身份本来就尊贵,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比的,就算是地上的王女也不是可以比拟的,毕竟一个是统领四方的战士,一个是养在深宫里的花瓶,这个本来就没有什么可比性。当然,亚格丽丝要好很多。

“我是主人的小可爱。”维拉抱着王二虎的脖子不肯放,还往上面狠狠地亲了一口。

“哼,没想到你居然还好这一口,一转身的功夫居然就有了一个小可爱,可以啊。”亚格丽丝狠狠地瞪了王二虎一眼,但是内心告诉她绝对不能哭,不能就这么转身就走了,要不然的话她就输了。

“那个,要不我们先找一个地方吃点儿早餐吧。”王二虎悄悄地将杯子把床上的一滩血迹盖上。

只是这一个动作却被菲莉皮看在了眼里。

“哼,这家伙儿,也学坏了。”作为一个在深宫里面长大的人,菲莉皮非常知道男人这种生物对于异性的需求以及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特性,这都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的,特别是能力出众,权力爆顶,实力压群,财力牛逼的人都是一个样儿。

没有必要去揭穿这个,今天的这场戏已经够卡的了,毕竟这不是有一个即将引爆的醋坛子吗?这个威力可是够王二虎喝上几天的了。

菲莉皮就只是静静地呆在亚格丽丝的怀里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俨然就是一个吃瓜群众。

“好吧,好吧。你们难道没有觉得这个丫头很眼熟吗?难道伯父没有张贴悬赏?还是说你们没有看到满大街的悬赏启示?”

陆小凤道:要铁锅干什么为中军将军。浩既受命,

江遠帶著馬克和朱大山幾人回市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幾個小時過去,馬克心里的激動都還未平靜下來。

凱麗大酒店門口。

馬克攥緊了拳頭,自信道:“這一次,我一定會讓家族的人刮目相看!”

江遠詫異地看了馬克一眼,“你不暈車了嗎?”

馬克身子一僵,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推開車門就跳了下去,蹲在路邊狂吐起來。

江遠滿臉無語,“你回酒店休息吧,合同擬好之后我會送過來。”

馬克虛弱地點點頭,“OK,江,你記得幫我帶個話給王斐,我有時間再去找她。”

江遠眉頭一皺,“你喜歡王斐那丫頭?”

“of course,王斐那么好的女孩兒,誰都會喜歡的。”

江遠‘嗯’了一聲,這樣一來的話,要想撮合王斐和劉小軍就更難了。

···

貨車穿過銅瓷街,停在了佳寶軒門口。

朱大山幾人下車之后就站在佳寶軒門口,挺直了腰背,臉上滿是笑容。

現在,他們可以大搖大擺地出現在濱海任何地方。

朱偉正在店里喝茶,一看到江遠和朱大山幾人進來,連忙笑著迎了過來:

“江遠,你不夠意思啊。”

“孫大彪都進去好多天了,你怎么這時候才把大山他們帶回來,難不成真把他們留在你村里當苦力了?”

朱大山幾人哈哈大笑,“舅舅開玩笑了,村里不是在建廠嘛,比較忙,不然我們早就回來了。”

朱大山眼眶微微泛紅,“不多說了,中午我們好好喝一頓。”

江遠卻是搖搖頭,“你們敘舊吧,我還有點事。”

“大山你們吃完飯先回家去陪陪家人,玩幾天再去我店里找我,不著急的。”

朱偉假裝生氣地瞪著江遠,“你能有什么事情,連吃飯喝酒都沒時間了?”

江遠攤了攤手,“我還要去找人擬合同,咱們改日再聚。”

見江遠真有正事,朱偉也不強留,點點頭道:“那你先去忙,另外告訴你個事情,今年的濱海古玩交流會明天就要舉辦了,地點就在凱麗大酒店。”

“交流會需要介紹信才能進,我已經讓人送到你店里去了。”

“濱海交流會?”江遠回憶了片刻,面色一喜,“我明天一早就過去,要不要我來接你?”

朱偉看了看佳寶軒外頭停著的貨車,搖搖頭,“我打車過去。”

“那行,明天在凱麗大酒店不見不散。”

與此同時,王家。

王斐拿著幾枚古幣拍在桌子上,用手蓋住之后看向王尊,“爸,你猜是有幾枚?”

王尊滿臉無奈,心疼道:“乖女兒,這些古幣很珍貴的,你可別像小時候一樣拿來玩兒。”

“有什么了不得的,”王斐把古幣放回盒子里,這才笑道:“爸,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濱海古玩交流會了,你把我也帶去玩玩唄。”

王尊眉頭一皺,“你怎么想起去參加交流會了?”

“你還是陪你媽媽出去逛逛吧。”

王斐瞬間不樂意了,“我好歹也是考古學專業的高材生?再說這些年我跟著爺爺和你也學了不少知識,難不成還沒資格去長長見識了?”

王尊考慮了片刻,還是點點頭道:“那行吧,你別胡鬧就行。”

萬寶樓。

江遠一進門就看到莫師傅正在打瞌睡,不由得玩性大發。

就見江遠踮著腳尖走到莫師傅身邊,忽然‘嘿’的一聲。

“啊!!”莫師傅嚇得身子一顫,一看是江遠嚇自己,頓時氣得要打人,“江遠你個混小子,差點兒把老子心臟病氣出來!”

江遠連忙給莫老頭倒茶,“鬧著玩兒嘛,莫師傅放心,我以后不鬧了。”

莫師傅這才憋著氣坐下來,喝了幾口茶水才道:“明天的濱海古玩交流會,你作為萬寶樓的老板,也是要出面的。”

江遠點點頭,“想想要帶什么東西過去吧。”

莫師傅指了指擺在博古架顯眼位置上的雞血石,“把雞血石帶上,再把你保險箱的極品田黃印章帶上就可以了。”

“可田黃印章我是打算自己收藏的。”

“又沒讓你賣,”莫師傅瞪了江遠一眼,“平時不挺聰明的嘛,這會兒咋不開竅了。”

“濱海的古董玩家之中,有些造詣和名氣的少說也得好幾百人,你才認識幾個?”

“交流會這么好的機會,你不拿點好東西出來撐場面,又怎么讓他們知道你的名字,怎么把萬寶樓的名氣打出去?”

江遠一想,的確也是這個道理,“那行吧,我把田黃和雞血石一起帶過去。”

莫師傅這才點點頭,“明天爭取能收幾件好東西回來,千萬不要白跑一趟。”

“好東西么?”江遠神秘一笑,“莫師傅,我明天一定收一件讓你驚訝的好東西,你等著瞧吧。”

江遠記得特別清楚,上一世參加京城九歌2012秋季藝術品拍賣會的時候,遇到了一件好寶貝,可惜當時自己已經拍下了另外兩件古董,資金周轉不足,才不得不放棄,讓人家以1265萬的價格搶了去。

后來還是聽一位濱海的藏家說,這寶貝原本在1992年的濱海古玩交流會上出現過,可愣是沒人識貨,把這寶貝當做了贗品。

江遠這一次的目標,就是這件寶貝!

第二天一早,江

“參見大人!”

李巖峰努力的讓自己的笑容顯得卑微:“不知大人今日降臨,未曾遠迎,還請大人恕罪?”

那銀發青年的眸子垂了垂:“你是何人?”

“在下乃是光明軍李氏一族的族長,李巖峰!”

“哦!你就是李家那群叛變的狗的狗頭子啊!”

銀發青年一句話,狠狠抽得李巖峰變色,不過人家還沒完:

“不對,狗頭不是你,是那個什么叫李浩言的家伙……人呢?”

李巖峰:“……”

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讨厌之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时光游乐园

道玄

时光游乐园

邵羽

时光游乐园

檐上家雀

时光游乐园

逗比色

时光游乐园

萧烁

时光游乐园

萌主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