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怎么这么聪明?》。

丁喜眼睛里不禁露出了欣慰之一半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是

錄引纖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工不二都忘記了這輩子上次改變臉色是什么時候了。

孟座英和孟惺魂更是莫名其妙。

這他瑪的還有沒有半點元嬰尊者的自傲,尊嚴和自覺?

竟然就這么跑了!你跑了,那下面的徒子徒孫不都得死光呀!

不過工不二瞬間收斂,而后殺氣徹底內斂。

錄引纖毫不猶疑的啟動了最強防護。

殺戮明顯要起來了。可惜孟座英和孟惺魂竟然還沒反應過來。

是想不明白。

這是天道體恤?還是早上踩到了小狗便便?更或者是老奶奶昏了頭?

運氣能好到這種程度?

老奶奶確實跑了,但方向不對。她居然跑進了左一飛他們所在的血魂洞里。

孟座英和孟惺魂太清楚了,血魂洞那是百枯谷的恥辱,罪惡和絕密,所以那里的混合金屬厚度,陣法乃至其他防護強度跟中央魂枯井的設計是一個級別的。

兩個元嬰尊者在那種小范圍的密閉洞窟里自爆,估計分神至尊都得死。然后這幸福來得實在太突然太不可思議,孟座英和孟惺魂竟沒想起立刻起身跟著就進去自爆。

這讓他們錯失了平生的最后一次機遇。

錯過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唉!”

老奶奶的惋惜傳遍整座山洞。

“哈哈哈!”孟惺魂都沒法控制情緒了,“死老太婆,死到臨頭居然還有空……”

一大堆莫名其妙。

老奶奶莫名其妙:“咦!你別跑!”

歪脖子老樹跟著莫名其妙:“你又是誰?”

孟惺魂接下來莫名其妙:“太師叔?”

左一飛他們莫名其妙:“乖兒子?”

工不二,錄引纖,漢武羽,東游鳳,漢昌達,以及所有活著的成員都莫名其妙。

到底發生了什么?

很快就明白了!

孟惺魂被太師叔孟座英一拳砸在小腹處,本就薄弱的肚子差點就被砸爆,然后太師叔根本就是發了瘋猛然沖過來暴風驟雨般狂砸三十四拳這才緩緩收住身體,那表情明顯樂極生悲痛苦到極致:“快,惺魂,快,快,快走!”

孟惺魂真的被打懵了,他沒得罪太師叔啊!然后孟惺魂大略找到了答案。

歪脖子老樹很緊張:“你,你到底是誰,你怎么……”

“你先閉嘴!”老奶奶聲音還沒說完,歪脖子老樹就急劇生長起來,龐大的樹梢死命戳進孟座英腦袋里,很快就要把整個腦袋吃掉。

孟座英的氣息微弱到無法形容:“惺魂,快走,我們斗不……”

歪脖子老樹竟然出問題了!

孟惺魂渾身汗毛倒豎,到底發生了什么?究竟是誰在搗鬼?孟惺魂趕緊收拾心神啟動體內的陣引去控制魂枯樹,然后他徹底瞪大眼睛。

“艸!”魂枯樹直接拒絕了孟惺魂:“怎么會這樣?”

“唉。”老奶奶有些惋惜,“你們兩個白白修煉到元嬰境界,那腦子真變成木頭了,以為打得我很慘就把我當成了廢物。”

“哈,你們從來都忘記了我的主業啊。”

“老奶奶我是一個陣法師喲。”

“哼!”老奶奶表達出難以形容的自信,“一個擁有純陰元力的陣法師。哼,在老奶奶面前玩神魂,在老奶奶面前擺大陣。哼,你們真不知道什么叫小孩子過家家。你們這里的

陸隱低頭看著雙手,是不是有些欺負人了,以自己半祖級戰力修煉其他文明,這速度快的讓人家都無法修煉。

好在沒人看得出自己多大年齡,不過自己也不比他們大多少。

起身,伸了伸懶腰,骨骼不斷發出輕響。

羅老二試探,“姐夫,你不修煉了?”。

陸隱看過去,“你們怎么不修煉?偷懶可不好”。

眾人氣急,分明是沒辦法修煉,但現在沒人敢對陸隱說什么,虛向陰那個態度讓人害怕,唯恐陸隱告狀,虛向陰直接把他......

这是18岁给予我的礼物,我必须而悼其学之无传,其为意甚盛。然

然而羅策一動不動,仿佛變成一個木頭一般,站在岸上注視水賊頭領。

良久后,羅策才開口喊道:“甘寧,你怎么會在這里?”

聽聞是羅策的聲音,甘寧也發現了羅策,因為羅策換了一套盔甲。他剛開始沒有認出來,直到羅策開口說話的時候,他方才發現對方。

“羅將軍,為何你也會在此?”甘寧驚訝道。

“我兩個月前出兵攻打廬江,擊敗袁術,所以暫時住在廬江。”羅策感到有些疑惑,“甘兄,為何你攻打我廬江港?”

“誤會,這一切都是誤會啊。”甘寧臉現苦澀,仿佛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一般。

羅策感覺甘寧不會欺騙他,說道:“既然如此,不如先跟我回廬江再說吧,我還以為你已經去劉表那里了。”

甘寧垂頭喪氣道:“唉,先別說劉表那廝了。羅將軍說的對,我還是先跟你會廬江再說吧。”

羅策、梁綱、甘寧和紀靈四人一起統率兵馬和水賊回到廬江。紀靈和梁綱將四千兵馬帶回校場,羅策則讓人為甘寧麾下的水賊安排食宿。他帶甘寧回太守府邸,讓下人安排宴席。

沒一會兒,下人們便安排好宴席。

羅策親自為甘寧倒了一杯酒,然后自己又倒了一杯,說道:“甘兄,兩月不見。如今能夠再次見面,我甚是高興,這一杯是我敬你的。”

羅策說完,就一飲而盡。

甘寧也把杯中之酒喝完,說道:“能夠結識羅將軍也是我之幸。”

酒過三巡,羅策開始詢問:“甘兄,當初在江上,你我不打不相識。你說你要去投靠劉表,為何今日又會出現在廬江?”

“唉,這一切說來話長。”甘寧長嘆一聲,后悔當初沒有聽羅策的話。于是他便將這兩個月所發生的事情詳細地告訴羅策。

原來兩個月前,甘寧前去投靠劉表。他先是會見黃祖,因為黃祖是劉表麾下非常重要的將領,掌控劉表的水軍。即使甘寧要投靠劉表,那也必定是在黃祖手下做事,所以他想看看黃祖的態度。如若連黃祖也不愿意見他,那他更不可能見到劉表,這也是羅策給他的建議。

甘寧去找黃祖的時候,黃祖對他是相當的不重視,甚至有些輕視,因為甘寧出身水賊,在荊州水域一帶也頗有名聲,在大江之上做著無本買賣,甚至還曾經和荊州水軍有過交手,所以黃祖對甘寧是不甚喜歡。但其手下知道甘寧勇猛,所以建議黃祖接見甘寧,因此甘寧才能夠與黃祖見面。

甘寧雖然見到黃祖,也表示了自己愿意投靠效力的意愿。但是黃祖對他的態度不冷不熱,也不愿意帶他去見劉表,可以說兩個人的會面有點不太愉快。但因為甘寧的勇猛,所以黃祖最終還是收下甘寧。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沒有表面那么平靜。

甘寧雖然投靠了黃祖,但是黃祖和其他一些武將因為嫌棄甘何時候都不能輕易的投降兩個字來。

他那把長槍再一次發出了嘶嘶哈哈的轟鳴聲,這種轟鳴聲讓人感覺萬分可怕,可這種轟鳴聲卻也讓人能夠感受到他的憤怒,好像那把槍總是代表著他的心靈一樣。

“我可不會這么輕而易舉的就失敗的,我曾經在很多地方進行過專業的訓練和磨練如果說在這里我都打不過你的話,那可簡直是太讓我丟臉了。”

他惡狠狠的說道,這個時候他一點不像一個所謂的英雄,反而像是一個被逼急了的反派角色。

他手里的長槍舞動的更快了,并且槍尖上好像徐徐道出了火焰,看得出來,他現在已經非常憤怒了。這種憤怒完全影響了他的打法,剛開始的時候,他在每一次進攻的時候,還留有一絲余地和現在這些余地絲毫沒有半分了。

“很厲害嗎?看你這副樣子,但是別忘了天雷并不會這么容易就輕而易舉的消失,這可是我研究了很長時間才學會的功法。”

又一陣云雨朝著這里飄過來,從遠遠的就能看到里面。夾雜著雷電這種聲音,看著就讓人感覺恐懼,甚至毫不客氣的說這種恐懼感讓人很不舒服。

有幾個年輕的人已經看著這一切害怕的跑出去了,他們不愿意在這里。白白的浪費了自己的生命,這對于他們來說毫無意義,并且最重要的是毫無價值。

“看來你的能力還真的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呀,這就是上天贈予你的能力嗎?我真的沒有想過你竟然如此的力量。”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想過饒恕任何人,他甚至認為自己現在的悲傷就是這個人給吸引起來的,他要徹徹底底把這個人打敗才能夠讓這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更適合成為一個英雄。

“住手吧,我們在這里浪費的時間已經夠多了,不是嗎?何苦還要浪費那些完全毫無意義的時間呢?就讓他們帶我走吧,我倒想看看他們想怎么對待我。”

最后還是賈米拉站了出來,他看著這一切發生在自己面前,這實在讓他有些無法接受甚至有些無法理解。

這樣一來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了,沒有人再說任何一句話。甚至毫不客氣的說,也沒有任何人會站出來說哪怕一句先等一等,這樣的話好像他就應該早點做出這樣的決定一樣。

“我說過我會保證你的安全,而如果你被他們帶走的話,我不在你身邊,我認為我無法完全的保證你的安全,單憑這一點我感覺就已經足夠了,我不會讓你以身犯險的。”

正在他嘰嘰喳喳的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一個冷漠的聲音站了出來。或者說他不應該叫站了出來,而是想突然沖了出來。

那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衛兵,毫不客氣的說,這個衛兵不管從哪里來看都過于平凡簡單了一些。但是就是這樣一個人突然沖過了所有人的防線,拿著一把冒著金光的匕首扎向了站在那里的賈米拉,而賈米拉還沒有任何反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怎么这么聪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武御道

迷糊的龙仔

仙武御道

须尾俱全

仙武御道

小媳妇迷

仙武御道

龙与魔法世界

仙武御道

千羽兮

仙武御道

归途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