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财大气粗》。

得古人诗文,一览即知其各样的门,每扇门背后都

“陈青凰!”

本在凝视着大魔神格雷克的许多目光,突然开始转移,落向那片黑暗深处。

那里,正有一幕奇观缓缓上演。

“死亡巢穴”被一条宽阔的绯红剑河劈开,巢穴中央的黑暗因此而褪去,剑河令众多暗域修罗遭受波及,或在快速的接近,這時李言悲哀的發現,他竟然想找一個自爆法寶的對象卻都是沒有了。

李言只是念頭稍轉間,金黃般的怒潮其邊緣就已到了他的腳下,雖然距離李言還有五百多丈,可是李言已感覺到了腿部的劇痛,那是一種即將融化身體的強烈灼燒感。

雖然腳下如同一座滾滾火山......

胡铁花等人瞧见他们这种神态,吃肉、吃菜,只要能吃的,我什

雨水是什么顏色呢?

灰蒙蒙的一片?像是一塊白色幕布?亦或者是透明?

上面這三種,也許大家都見過,張小河也見過。

在他的記憶中,雨水受到的污染再大,也都是透明的,但是眼前這一場大雨卻著實震撼到了他。

因為這一場大雨是黑色的。

小木屋內,張小河站在窗前呆楞楞地看著大雨,在他身旁是同樣有些癡傻了林寒雨。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黑色的雨呢。

只見天上落下來的嘩啦啦的雨水,就像是自天上潑灑下來的墨水一樣。

這一場黑色大雨,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天上哪位賢仙人撒了墨,著實新奇。

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就下起了這么奇怪的雨,看樣子大雨并不是停止,而是換了種類。

雖然天不再那么黑,但雨點還是那么大。

張小河當即想起了那些被他,放出來透氣的小動物們,立刻看向了林寒雨。

他的唇齒輕啟說道:“那些小動物留不留?當初救小動物是害怕生態遭到破壞,可島嶼的生態系統,顯然要比之前見過的都要穩定。”

林寒雨思索片刻之后,點了點頭說道:“留下吧,如果找不到就算了。”

這些黑雨尚且不知道來頭,他們還不敢怎么亂跑,若是因為救治動物喪了命,豈不是得不償失。

在張小河看來,人的生命還是要寶貴一些的。

兩人當即穿上蓑衣,行動了起來。

當他們到門口換鞋的時候,小命走到了他們的面前,說道:

“我也要去。”小根莖喜歡玩水,尤其是這種大風大雨的天氣,她更是高興無比。

外面的黑雨來得突然,肯定有些問題,他們當然不想小命冒險。

林寒雨看向了張小河,希望他出言勸她留下。

張小河當即會意,嚇唬著說道:“這雨水是黑色的,要是你淋了雨會變成黑蘿卜的,到時候蘿卜心都是黑的。”

“啊?黑心,我才不要變成壞人。”小命老老實實地留了下來。

外面的世界總是新奇的,但也總是伴有危險的,小命年紀還小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張小河有些意外,這小東西竟然理解成了“壞心腸”,不過也好能讓她留下來就行。

張小河剛才只是隨口說的一句話,算是一個開頭,真正要說的還在后面,但既然小蘿卜害怕了,他就沒必要接著說。

兩人穿上蓑衣,把自己裹嚴實之后,就風風火火的出了門,走到半路。

張小河的手背不小心淋到了一滴雨水,然后他的手背就傳來了一陣刺痛。

他能夠感受到,那滴雨水竟然在往他身體里面鉆,這是何其恐怖的東西。

張小河當即內心升起一陣抵觸,連忙把那一滴雨水甩開,然后提醒林寒雨說道:

“這雨水不一般,像是活物。”張小河讓她注意不要碰到雨滴,碰到之后雨水就會往他們身體里面鉆。

然而此時已經有些遲,蓑衣撿漏,多少會有雨水慎入,這些雨水一觸碰到皮膚,就立刻往身體里面鉆。

張小河之后運用神力逼出了這些黑色雨水,林寒雨也是跟他一樣的做法。

雖然黑色雨水并沒有傷害到他們,但是張小河內心還是生出來一中本能的排斥。

這是人體最原始的機制,就像我們很不喜歡打針一樣,人體排斥大量的外物。

“很奇怪。”林寒雨皺著眉頭,自言自語地說道,她感覺格外的奇怪。

“這些雨水似乎在誘發我身體內的某些因子。”林寒雨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內,有某種力量正在逐漸增長,很快就要突破一個極限。

得知了她的異狀之后,張小河立刻找到一個能夠避雨的地方,然后開始里里外外檢查她的身體。

片刻之后,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林寒雨的身體現在給他一種感受就是,格外強壯。

甚至比之前還要強壯。

為了獲取更加詳細的信息,張小河直接詢問林寒雨的身體狀況,看一看她自己的感受。

“沒有大礙,雨水鉆入體內之后并沒有對我的身體造成破壞,反而在慢慢地提升我的一些身體素質。”

說完,林寒雨當即站了起來,然后來到一棵樹面前,雙手抱樹,用力一抬,樹木輕松連根拔起。

張小河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這是何等距離啊。

乖乖,什么時候,自個老婆有這么的力氣了。

“我現在感覺,我能一拳轟碎一座小山包。”說著,她身體內的力量似乎要抑制不住爆發出來。

她終于控制不住,一拳擊打在另一棵樹上,然后那一棵樹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拳印。

而那棵樹后面的三棵樹全部斷裂。

張小河再次驚訝地說不出來話。

這力氣恐怕是天神再世啊。

“我感覺我的力量還能更加強大。”說著她就要揮拳,張小河當前上去抱住她的拳頭,連忙說道:

“行行好,放過我的這些樹。”

張小河就奇了怪了,為什么打架的時候,總是他的樹木先遭罪啊。

“不行,我感覺我必須使用出來,要么我憋的慌。

無奈,張小河只好去搬了一塊大石頭一樣,讓林寒雨隨意發泄。

然而只是一拳,石頭就碎裂成一個個小石塊。

這可是一種很堅硬的石頭,張小河驚訝萬分,這一拳之威竟然能讓這么堅硬的石頭碎裂,可想而知要是打在人身上,豈不是當場霧化成仙。

忽然,林寒雨疑惑地“嗯”了一聲,隨后他吐出了一口黑色血液。

“這些東西竟然想要控制我。”林寒雨說道。

在她的感知中,黑雨雖然你能給她帶來力量,當同時帶來的,還有一種自上而下的血脈分級。

林寒雨估計若是遇到一個血脈比他要高的人,肯定會讓她臣服。

這場黑雨雖然能夠讓人變得強一點,但低等級也會被血脈壓制得無法動彈。

她跟張小河說明了這一件事,這場黑雨肯定有蹊蹺就在林寒雨思索之際。

張小河忽然說道:“咱們放到外面的小獸,會不會也被這一股力量侵蝕。”

他立刻想到了那一群獸類,反應過來之后,兩人當即出發尋找。

在尋找片刻之后,終于找到了一個,但它此時的模樣已經跟以往不一樣。

那是一只貓頭鷹,他有一副貓頭鷹的身軀,但是身體要比普通貓頭鷹大好多倍,翅膀一陣似乎都能掀起一陣風浪。

這貓頭鷹的爪子格外醒目,竟然長出了些許顏色黯淡的鱗片,看上上去像是龍鱗一樣。

張小河有些驚訝,那哪里還是一般的鳥爪,分明就是一對龍爪,鋒利程度極其可怕。

要是不小心被這樣一對爪子抓中,很可能會落一個血肉崩潰的下場。

此時,這樣一個恐怖的巨鳥竟然飛向了張小河,撲到他懷里之后,一個勁地蹭來蹭去。

這不是他可愛的小貓頭鷹嗎,怎么變得這么大,張小河愣住了。

在鳥窩山洞的時候,張小河有專門飼養過一直貓頭鷹,就是這只。

就算放到了外面,也還認得出張小河。

此時這只貓頭鷹,渾身沾滿了漆黑的雨滴,在大雨中它的身體似乎在一點點變大。

只是短短的一會功夫,張小河就徹底抱不起他,這小東西已經能夠把張小河叼著飛走。

他把小貓頭鷹放到了地上,讓他自己走,小東西還算老實,乖乖地跟在他們屁股后面。

在從來中尋找了一會,張小河找到了那一條菜青蛇,眼前的小青蛇已經大變模樣。

身軀膨脹了不知道多少倍,頭上鼓起來兩個小包包,似乎是要長出角的。

更為明顯的變化是,腹下長出來兩只前爪。

無論是從那個方面看,這條大蛇都在想著古老傳說中的龍衍化。

張小河忽然反應過來,莫非這就是龍類,一個身如精鋼,力大無窮,并且有著嚴苛的血脈等級的族群。

接下來的一幕,再次佐證了張小河的想法。

只見貓頭鷹見到小青蛇后,竟然畏懼得躲到了張小河身后,那是一種來自體內的恐懼,一種源自本能的恐懼。

再有觀察了幾個龍化生命之后,張小河確認了自己的想法

黑雨輕輕松松地在造就龍類,這一強大族群,張小河起初也有成為龍類的想法。

可是他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就像是一場壓了身家性命的豪賭,萬一自己血脈低就要當下人,張小河肯定不會選擇這一條冒險的路。

他立刻來到了漠沙跟春水目前所在的山洞,跟他們也說清楚了這一件事。

跟他們說清楚之后,兩人就立刻往住處趕,他們已經拿定了主意,這一段時間待在家里,盡量不要出門。

以免被感染成為了龍類。

一邊走著,張小河的腦海中還在一邊模擬著一些之后的世界。

可以預見的是,這一場黑雨過去之后,肯定會有許多的龍類,占據這片土地。

他們本身格外強大,想要占領一些地盤,在容易不過了。

而且隨著西域的水域與大海匯流,不少的海洋生物,已經通過水域來到了小島附近。

再經過黑雨龍化,指不定出來幾條真正是龍類,到時候對于島嶼必定是一種威脅。

張小河需要盡快做好對策,以免被打得措手不及。

經過一小段

地底一方小空間,頭戴羽冠,面容奇古的祖安,周身繚繞著七彩神輝。

一頭頭天魔,魂靈邪物,大妖,聚涌在祖安身側。

那些大妖,天魔,沒一個是好惹的。

可此刻,他們在面對祖安詢問時,卻溫順的如祖安圈養的貓,乖巧的不可思議。

祖安掌心,似抓著一個小小的鏡子。

突然間,祖安停下言語,一雙如能夠攥著人心魂的眼眸,一下子盯上了隕落星眸。

漸顯裂紋的月石棱晶,所有地魔,各類邪物盡數消失,只剩下祖安的眼睛。

那雙眼,靜靜地隔空看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财大气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枚小和尚

宁远

一枚小和尚

绝人

一枚小和尚

糖宝大西瓜

一枚小和尚

矛盾的橙子

一枚小和尚

尼西贝宝

一枚小和尚

左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