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不会输的,除非我没想过要赢(第二更)》。

曷鲁插话道:“我们契丹的推举制,可汗也要在某个家族中产生,可能就是从中原人那里学来的吧。”

韩延徽摇头道:“不一定。游牧民族在匈奴、鲜卑以及后来的好多时期,都是家族世袭王位制。后来的契丹,可能是由于战争的原因,造成了严重的宗族离散,为了凝聚种族力量,不得已,才恢复了远古的部落推举制。”

阿保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问道:“难道我们契丹又走了回头路?这究竟是前进,还是一种倒退呢?”

韩延徽道:“当时,由于部落涣散,各部之间各自为阵,部落首领都想出任可汗,一时间难以形成一个高度凝聚的国家。为了避免内部争斗,才恢复了远古的部落推选制的吧,显然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阿保机和曷鲁都低头不语,默默沉思着。

述律平首先打破沉寂,说道:“难道,这种制度就不能改变吗?”

几个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韩延徽。

韩延徽淡淡一笑,说道:“其实,我和皇上过去曾多次讨论过这一问题。就目前的情形来看,部落推选制已经制约了契丹的快速发展,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好在,我们现在已经为这种改变迈出了关键的一大步。”

众人皆不解,阿保机问道:“何以见得?”

韩延徽笑道:“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改称皇帝而不叫可汗了。”

曷鲁道:“皇帝和可汗,都是国家最高首领,不就是个称呼嘛,有啥区别吗?”

韩延徽道:“当然有区别,并且是本质的区别:皇帝由一个家族世袭,是不可以选举产生的,而可汗则是世选制的产物。”

韩延徽的话刚一出口,阿保机急忙让韩延徽禁口。

阿保机想,现在,部落间的矛盾日益激化,若那些部落夷离堇听到了这样的话,说不定又会生出什么事来,还是稳定高于一切。

曷鲁四下张望了一圈,峡谷里并没有外人,问道:“中原人是啥时候开始称皇帝的?”

韩延徽道:“是从秦始皇开始的。在灭掉了其他六国以后,秦始皇将最高统制者的名称确定为皇帝,又彻底废除了各种政权形式,统一实行郡县制,从而变家为国啦。”

阿保机不解,问道:“变家为国是什么意思?”

韩延徽道:“秦始皇认为,国家就是自己的,各级官吏,其实是在帮自己治理国家,家即国,国即家。臣民必须尊重皇帝,为皇帝出力,其实就是在为国家出力,热爱皇帝,就是热爱国家。”

阿保机不解,问道:“那些部落首领就甘愿听任皇帝一人驱使?”

韩延徽道:“因为皇帝至高无上,手中握有军队和各级官吏的任免权,谁要是敢不听皇帝的话,小则被免职,严重的便丢了脑袋,谁敢不听?”

阿保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述律平的心也剧烈抖动了几下。

韩延徽又道:“其实,除去那些官吏,民众就是一群羊,皇帝就是牧羊人。好的牧羊人,不但能将羊一个声音。这次是从主人楼附近的某个地方传来的。黛蓝儿朝前门走了几步。

声音又来了,一声低声的撞击,随后是呜咽的声音。

她急忙走到门口,试了一下把手,但门是锁着的。

她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听起来像是在哭,但那是谁呢?斯嘉莱还是柯萝琳?呜咽声越来越大,像被勒得越来越紧似的,接着是断断续续的、短促而坚持的。这让黛蓝儿非常心痛。

她向右转,又听着,绕着房子的一侧跑过去。她拐过了拐角,到了露台时放慢了速度。

起初,小院子里看起来好像是空无一人,但后来,在烧烤架旁边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在动。

在木架阳蓬的阴影下,柯萝琳弯着腰独自站着。

“嘿,小家伙,”黛蓝儿说。“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柯萝琳的头猛地抬了起来,让黛蓝儿倒喘一口粗气。柯萝琳的脸通红,流满眼泪,痛苦地扭曲着。

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柯萝琳猛地直起腰,惊恐地哭泣着。

黛蓝儿朝她迈进了一步,柯萝琳再次弯下了腰,拖着脚靠在墙上,贴在石头上扭动着。 “嗯!嗯嗯!” 她咕哝着。

“怎么了?” 黛蓝儿喊着。柯萝琳似乎很痛苦。她的哭声变得更大了,她猛烈地捶打着自己。

“好了,好 了,好了。” 黛蓝儿跑过去抓住她的胳膊。“告诉我,柯萝琳。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断扭着身子,很难抓住她。

“亲爱的,怎么了?”

慢慢地,黛蓝儿听见,有一种断断续续的嗡嗡声。柯萝琳在拉扯着她的衣服……她的衣服里有蜜蜂吗?

“好了,先别动。”

柯萝琳穿着她的一件长罩衫。那只什么昆虫,很可能就在褶皱里的什么地方。

黛蓝儿抓住衣服,想把它掀起,从柯萝琳头上脱下来。但柯萝琳一直在扭动着,挣脱了她的手。

“别动!” 她又说了一遍,可柯萝琳还是甩开她跑了。

她们俩都朝院子中间跑了过去。“柯萝琳!停下来,我必须得…”

看到柯萝琳开始有些发抖,黛蓝儿迅速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她猛地拉住柯萝琳的长罩衫,撕开边上的接缝,从侧面一直撕开到下摆。她扯开衣服,扔在地上,在上面跺了几脚。然后,她把衣服拎起来并摇了摇。

最后,一只黄蜂弯曲的尸体,掉到了地面上。

她回头仔细检查了一下柯萝琳,发现她的后背、腹部和胸前,有十几处凸起的小红包。

“哇,天呐。” 一个小孩能承受多少黄蜂的叮咬?

“你能呼吸吗?” 柯萝琳的呼吸又短又快,但是还在喘着气。

“张开嘴,亲爱的。” 她的喉咙和舌头,看起来都没有肿,她的脸也没有变紫,而是逐渐地恢复到正常的颜色。

还好,还没有过敏反应,但有些严重的疼痛。

“在这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公予羽道:“你自知不是他对股力量使得他看来显得很严肃,

那雙手再伸出來之后更是直接化作一道道巨大的手掌,直接便握緊了那先前沖過來的,那龍的影子在這一瞬間就好像要將那龍影給徹底的逼停一般。

可是,那龍影身上有的精光一閃而過,隨后再次大吼一聲直接破了這雙手所幻化出來的手掌。<破碎。

M133就像是戲弄老鼠的貓一樣,再次踏住督導官的后背。

不過他沒有得意,而是沖著趙盤發出了怒吼:“收起你無謂的仁慈之心吧,敵人已經沖到了家門口大肆屠殺!戰爭開始了!你的軟弱,遲早會害死更多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不会输的,除非我没想过要赢(第二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月恩仇录

橘味奶茶汁

星月恩仇录

屠鸽者

星月恩仇录

肆十

星月恩仇录

逍遥的猪

星月恩仇录

伟岸蟑螂

星月恩仇录

黑眼圈不要啊